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时间:2019-10-100举报小编:zhuql

    陌清欢原创小说《爱你恰似毒药》,主角分别是苏陌霍成泽,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爱你恰似毒药陌清欢小说阅读。我再次不假思索的回答:“真的!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知道当一个女人去问另一个女人这样的问题时,她内心里该有多难受,更何况我们还是共侍一夫。

    陌清***你恰似毒药小说阅读精彩试读

    在我说出口的同时,林丽莎似乎有些惊讶,黑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又道:“真的?”

    我再次不假思索的回答:“真的!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我知道当一个女人去问另一个女人这样的问题时,她内心里该有多难受,更何况我们还是共侍一夫!

    我转而又想:“夫人,其实您可以考虑一下和霍总要一个孩子,或许能改变这一切。”我说完,才觉得自己说出口的话有多可笑,我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还未别人出谋划策?更何况我还是个离过婚的女人,自己的事还搞不清楚呢!

    她笑笑,许久坐在温泉池旁道:“我何尝不想,可我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

    “为什么?”我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问了这个问题。

    林丽莎也没有迟疑,直接道:“我没有生育能力了,在那场意外中。”

    提到了别人的痛点,谁也不好受,我连忙道:“对不起,我……”她见我还要说,连忙道:“没关系,早就过去了。”

    我突然有些可怜林丽莎,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同情心作祟,我至少还有苗苗,而林丽莎没有了霍成泽,恐怕就什么都没有了吧?

    刚才见面我就看的出来,林丽莎的眼里有霍成泽,而那种眼神,是我从林宇眼里看到的,他每一次看陈爽的时候,都是那种眼神,那种藏着挚爱,却不敢言语的无奈。

    两个人坐在温泉池旁,仿若几十年的老朋友一般在那里畅聊感情,我忽然觉得很可笑,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实在微妙。

    也许是这样坐在外面被温泉的热气熏到,我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林丽莎连忙道:“你看我,聊着聊着都忘了正事了,赶紧下来洗吧!”她说完,便立即下了温泉。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匆忙的泡了一会儿温泉,随后便叫了美容师进来,做了个SPA,然后按照流程,轮下来每一个项目,终于在2个小时以后,一切搞定。

    林丽莎看着我许久才道:“你真美,难怪成泽这么喜欢你。”她眼里流露出来的羡慕,不禁的让我有些难受。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她也可以穿这样的露背装吧?霍成泽说过我的背很美,不知道是不是他特地吩咐的,我身上的礼服刚好是露背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道:“夫人您也很美,您看您的皮肤吹弹可破,哪像我这种。”说多了就怕说错话,所以说到一半就立即停住了。

    侍应生和美容师站在一旁,听着我们两个的对话,都暗地里使眼色,通过镜子就可以看到他们的表情,多半是觉得我们奇葩,一个是正妻,一个是***,正常人见了应该当场撕逼,可我们却在这儿互相吹捧,实在有违常理。

    林丽莎也见了他们的模样,嘴上不说,白了一眼,在我耳边小声道:“别理他们。”

    待两个人都捯饬好了,便直接坐上了徐凯的车,我们两个,一正一小一起去了慈善晚宴。

    老实说,不光别人,就连我自己这样看着我们两个坐在一起都觉得实在看不下去。

    到了晚宴会场,一辆辆豪华轿车停在围栏两边,下车的都是些商场上身份极高的。

    而到了我们,聚光灯打在我们身上,咔嚓咔嚓不时的有人往我们这边投光拍摄,周围的记者也一下子围了起来。

    从车上下来就听见远处的太太小姐都在那小声议论。

    “也不知道这二奈和正妻这样和睦是真的还是装的,我就不信这正妻心里一点气头都没有。”

    “这二奈也真是不要脸,什么场合啊,都敢来,还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来,到底是二奈,这气度就是不一样。”

    “不过我看啊,这二奈的样貌倒是精致,比那太太都要艳上几分。”

    “废话,没有艳丽的外表拿什么狗因男人?”

    私底下议论纷纷,不过是掩耳盗铃,我和林丽莎都听的清楚,林丽莎却笑着看我,在我耳边轻声道:“别理他们。”

    我们一同走完了红毯,随后交了慈善晚宴的邀请函,这才进了宴会大厅。

    ***的时候,众人都有意无意的打量着我们,眼神什么样的都有,不用说我和林丽莎绝对成了别人眼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而这幕后主使也就只有霍成泽干的出来。

    我和林丽莎在前面走着,就看见对面陈生似乎有意无意的朝着我们这边走来,他拿着红酒杯,打量的眼神看着我,许久才道:“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人了,你今天真美,可以和你一起喝一杯吗?”

    他说出口的话竟然那么轻松,好像我们从来不认识一般,我没有拒绝只道:“当然。”我朝着林丽莎递了个眼神,示意先离开一会,转头就和陈生去了一旁的沙发上坐着。

    “许久没见还好吗?”他竟然开口用一句老朋友一样的话来打招呼。

    我恶心他的虚情假意,面上却笑道:“挺好的,你呢?”我微微一笑,将耳根的碎发别到耳朵后面,趁着他不注意,我故意拉低了礼裙的领子,有意无意的往下看。

    陈生见状,更是得意几分道:“小陌,我知道自己有多畜生,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重新开始?”

    我装作充耳不闻,眼神有以下没一下的看向远处的林丽莎,她背对着我,正和霍成泽说着什么,当他眼神看向我的时候,却是忽然见冰冷了许多,我连忙躲避,转头看向陈生道:“不好意思,我走神了,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你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他不自然的笑笑。

    “嗯,谢谢。”我应声,起身扭着水蛇腰拿了红酒杯转而向着林丽莎走去。

    谁知我刚走过去,就见霍成泽对着我和林丽莎微微一笑道:“丽莎,跟我过来。”他说完,把胳膊旁边的位置朝着林丽莎晃了晃,示意林丽莎挽着他的胳膊。

    林丽莎朝着我笑笑道:“不好意思,你先自己玩。”

    我点头,不再去看他们,而至始至终,霍成泽也仅仅是朝着我们两个礼貌一笑,随后再未理过我。

    我有些气,明明可以林丽莎自己去的宴会,却非要带上我一个多余的人,是故意耍我?让我在别人面前丢人现眼的吗?可转而一笑,这样气又有什么用?反正我不还是要听别人的?

    这么一想,心中的愤懑便不觉减了大半。

    大约是晚上7点半左右,宴会才正事拉开帷幕,主持人站在台做了上简单的开场白,随后便正式开始。

    侍应模特手里托着托盘便走上台子,将托盘上的盖巾掀起,一只琥珀色的玉扳指架在玻璃框里,玉扳指下面是雕刻精美的钻石露台,是专门用于摆放玉扳指的,这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众人眼里无不放光,我以前是学珠宝设计的,这样一件宝贝,在珠宝界可谓是一顶一的上等货色,谁带走,都很彰显身份的,众人都在下面小声议论,而我却是一个最简单的看客,坐在最后一排无非是过个眼瘾罢了。

    “为大家介绍一下,这只琥珀晶质琉璃玉扳指是明代林立先先生的作品,后来被八国联军侵华时掠夺,现终于流回国内,被我国书画家种尤为先生收藏,现起拍价30万!”

    “五十万!”

    “六十万!”

    “一百万!”众人都拿起手中的告价牌示意价格,唯独霍成泽始终都未出手。几个商界大老也始终未出一言。

    不多时,这枚玉扳指以350万的价格被一个富太太竞拍到手。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