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时间:2019-10-100举报小编:zhuql

    青兜原创小说《若爱我抱紧我》,主角分别是叶雨莎习子梵,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若爱我抱紧我青兜小说阅读。习子梵沉浸在自己的梦里无法自拔,他的梦是美好的,周围是美丽的花田,身下的女生稚嫩的不像样子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当时他十六岁。

    青兜若爱我抱紧我小说阅读精彩试读

    习子梵沉浸在自己的梦里无法自拔,他的梦是美好的,周围是美丽的花田,身下的女生稚嫩的不像样子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当时他十六岁,该懂的东西都懂了,可是他怎么会在花田和她玩了一会以后就有了一种想要她的冲动。

    毕竟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他自私的占有了她,她哭的撕心裂肺。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女孩,他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

    女孩哭泣的跑走的背影他还深刻的记得,时间过了这么久那个片段就好像是录影带一样丝毫没有忘却的样子。

    “习子梵,习子梵不要这样子!”叶丽莎的唇被吻着说话都模糊不清。

    习子梵终于在自己的回忆中清醒过来,灯光亮起,看见眼前的人唇瓣红肿满脸泪水自己的手还抚在她的***上。

    “对不起……”习子梵连忙起身。

    叶丽莎也跟着站起来迅速的整理了一下微微凌乱的衣服,电梯继续下降停在一楼。

    记者们全都已经守在了一楼的电梯口,电梯门一打开习子梵就头痛的按下关闭按钮,两个人都没说话。

    电梯停在了三楼,习子梵准备带着叶丽莎从楼梯间逃跑,电梯在三楼的时候停了一下随后继续往十一楼而去。

    终于甩开了记者习子梵带着叶丽莎驱车离开樱花小区。

    叶雨莎不敢看习子梵,习子梵表情自然似乎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叶雨莎一个人心跳如敲鼓一般嘭嘭响个不停。

    她感觉她就快要没脸见习子梵了,那么丢人那么丢人。

    车子驶入贵夜学院,叶雨莎有些不解,畅通无阻,也是他是贵夜学院最大的赞助商谁敢拦他。

    撕拉一声车子稳稳的停在了当初那个有着秋千的小树林前。

    莫名的他就想要来这里。

    小树林依旧一个人都没有似乎和以前习子梵在这里一样,这里还是一直被他占有了成为学校的禁地么?

    那么美的环境为什么不让人家知道呢。

    习子梵面带愁容眉头紧蹙,似乎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将他包裹。

    “习子梵你怎么了?”叶雨莎情不自禁的关心道。

    她以前不敢确定现在却敢确定了,这个小树林最里面的花田一定有什么习子梵不愿忘记却又让他痛苦的回忆。

    是女朋友么?

    习子梵没有回答叶雨莎径直往里走去。

    黑衣人还是在远远的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他的责任就是解决掉每一个***这个树林的人让他们传言这个树林的可怕再也不敢有人进来。

    十年了,足足有十年了!

    叶雨莎也很识趣,既然他不愿意说那么她就不问,问了也是白问。

    之前的大铁门再次出现在眼前,和上次一样亮丽如新,这是经常换还是黄金做的怎么感觉永远都那么新呢叶雨莎有些纳闷想起来都有四年了,这扇门应该是经常换才这么新的吧,可是那个指纹锁却是和当初那个一样,就连编码都一样。

    她本来想要上前去替习子梵开门的,谁知习子梵拉开她自己走上前去,刷,咔嚓,门打开了里面的景色没有变,依旧美的就像是仙境。

    算了既然习子梵自己打开了门那也用不上她了,她差点点就暴露了她能打开这扇门了,呼呼,不知道也好,要是知道了说不定会暴怒的把锁给换了那就得不偿失了,以后都进不来了就亏本了。

    习子梵的目光拉远,叶雨莎不自觉的看着习子梵的眼睛却发现他的眼神没有焦距,他是在回忆什么吗?

    习子梵一边陷入回忆一边缓慢的走进花田,似乎是是习惯了,他走到了小河边的一片青草地上躺下双手枕在脑后。

    叶雨莎也跟着习子梵躺在草地上,小草软软的躺在上面很***。

    闭上眼不自觉的就回想到了刚才的那一幕面红耳赤。

    张开眼不知道是自己想太多还是什么感觉眼前的景色很眼熟,而且似乎有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在耳边回荡挥之不去。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小女孩的哭声还在耳边回荡,四处寻找小女孩的踪迹可是除了她以外这里什么人都没有。

    习子梵的思绪被身边的人的动作给拉回现实,你在看什么。

    叶雨莎想都没有多想,“我听见了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可是却没有看见人。”

    习子梵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笑容定格在脸上咬紧牙齿,“你说什么?你听见了小女孩的哭声?”

    习子梵心里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难道那个让他只看一眼就喜欢上而且还伤害了的那个小女孩已经去了天国么?他不愿意相信,他不愿意相信!

    难道就是因为他,所以她灵魂一直在这徘徊不肯离去么,为什么他没有听到哭声呢。

    习子梵有些激动了,抓住叶雨莎的双肩,“你快说,快说声音在哪里传出来的!”

    其实这个世界上哪里有灵魂魂魄,只不过是习子梵思念过度,加上听见叶雨莎刚才的话语,才会不理性的相信一些神棍的神鬼一说。

    “我不知道,不知道。”叶雨莎捂住耳朵有一种害怕的感觉油然而生。

    看不见人,却听见哭声,这代表什么?不用多想也知道了。

    “莎莎!”习子梵对着一望无际的花田大声的呼唤着这两个字。

    叶雨莎心里咯噔一下,习子梵就是因为那个叫莎莎的女孩子所以才会每天每天呆在这里么。

    习子梵刚才在电梯间里也是叫她莎莎,是他把她当成她了么?叶雨莎苦笑,谁让我爱你,即使被你当成是别人也义无反顾的爱你。

    是的叶雨莎确认自己对习子梵的感觉已经不是喜欢了而是爱,爱到深处……

    叶丽莎很快就忘记了那天电梯里的事情,因为习子梵没有再提及她的工作也多的几乎思绪每天都全放在各种文件里面。

    手指没有停过一直猛烈敲击键盘。

    其实她有很多东西不懂,可是她不好意思去问习子梵于是每次都要么是问冯琳要么是拖冯琳帮她去问,本来冯琳很不待见她的,一想到最近她老制造他和习子梵相处的机会也就一直耐心的帮叶雨莎去问资料上的问题。

    叶雨莎学的很快几乎是只问了有半个月就能够自己解决所有文件而不问任何人了。

    冯琳和习子梵的关系没有一丝进展而叶雨莎也不托她帮忙了她觉得很无趣。

    习子梵这一个月来都关注叶雨莎,出去冯琳不在的时候叶雨莎会自己来问问,其余时间全都是冯琳代替叶雨莎来问他一些不懂的内容。

    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有些有意思了。

    虽然说她很傻很花痴,看见他眼睛里面也会冒爱心,但是他却没有在她眼神里看过任何奢求得到的信息,也就是说她爱慕他却不奢求得到他。

    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能做到了吧。

    现在的女人全都想要接近他身边制造一切机会,只有叶雨莎把机会让给别人,所以说叶雨莎他关注定了。

    推开秘书室的门,这是他一整个月以来第一次推开秘书室的门,看了一眼略带风***的冯琳神态慌张的藏着什么东西习子梵想都不用想都知道会是什么东西。

    目光转向戴着大大的眼镜面无表情手指飞快的敲打着键盘霸气十足的叶雨莎,“叶雨莎收拾一下跟我出席一个宴会。”

    叶雨莎处理文件的时候一般都是属于那种身临其境的境界所以说根本听不到习子梵的声音。

    冯琳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她嫉妒,是的她嫉妒,为什么有什么好事习子梵都要先找那个土不垃圾的叶雨莎呢!

    最好叶雨莎不要回过神来,这样子说不定习子梵就不会找叶雨莎去了,说不定还会叫她陪他去呢,冯琳的心里痴心妄想着。

    习子梵见里面的人丝毫没有一点反应大步走进秘书办公室走到叶雨莎的身边,***的拍一下叶雨莎的头。

    “是谁,是谁!谁特丫的敢拍我!”叶雨莎愤怒,“没看见姐姐做报表做的正起劲么!”

    当看见眼前的人的时候叶雨莎愤怒不起来了,“总裁……”

    真是的这个习子梵能不能不每次都这么吓人,要么半年不出现在这一次,一出现就吓死人。

    “叶雨莎,好好工作,我是来和你说晚上和我出席一场晚会的,五点的时候出发,注意好时间!”习子梵职业化的口吻让叶雨莎不容拒绝。

    “是,总裁。”叶雨莎严肃的回到道。

    习子梵满意的点头离去。

    第一次知道原来叶雨莎的高质量工作成果是来自于忘我的拼命努力。

    别看叶雨莎表情平静如水,其实叶雨莎很开心有木有,她的心理就好像是放起了五颜六色的烟花,好高兴啊。

    晚宴晚宴,就好像是电视里面演的一样里面有好多好多漂亮帅气的帅哥么,叶雨莎有些花痴!

    五点半,某形象设计专营店,叶雨莎坐在化妆台边上任由一群人在她的脸上化来化去,她这个从来都懒得化妆的懒货第一次享受到了n人为她服务的感觉,就好像是公主一样。

    妆化好了,她要求的是淡妆,她才不要妆化的和面具一样厚一搓都能搓下一层粉来。

    配上习子梵为她选好的抹胸小***整个人显得修长许多,在加上那双要她命的十厘米的高跟鞋一个土包子瞬间变身公主!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