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时间:2019-10-100举报小编:zhuql

    玖月雨原创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主角分别是安于茉南宫曛,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玖月雨小说阅读。漆黑的夜空,看不见耀眼的星星,没有那明亮的月亮,窗户上已经起了雾气。现在看这个城市若隐若现的,让人有一种神神秘秘的感觉。

    玖月雨最终在青春里走散小说阅读精彩试读

    漆黑的夜空,看不见耀眼的星星,没有那明亮的月亮,窗户上已经起了雾气。现在看这个城市若隐若现的,让人有一种神神秘秘的感觉。任垚站在窗边,看着远方,除了璀璨耀眼的街灯,他觉得一切都无比的陌生,让他想要逃离。

    安家的饭桌前,安于茉无精打采的吃着饭,安于枫也十分担心的看着她,忽然安于茉放下了筷子,看着安于枫,说“哥,我爸什么时候到啊?”

    这个***的问题让安于枫一惊,他假意吃了一口饭,安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还早,不要担心了,他到了会有人去接他的。你就乖乖吃完饭,然后就去睡觉,明天好好考试,知道了吗?”安于枫一边吃着饭一边说。

    安于茉嘟着嘴,点点头,“哦,我吃饱了,我先回房了。”

    看着安于茉落寞离去的身影,安于枫也没有心情吃饭了,一个人走到了花园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下过雨后的空气,比以往更加清晰。

    坐在那里,安于枫刚好可以看见安于茉房间的窗户,他出了神似得望着那里,可就算看了许久,安于茉也不知道他在那里。

    房间里的安于茉,拿着一张和安家书房里一样的照片,手轻轻的摸着照片上的安朝阳,眼里泛起了泪花。

    安于茉努力的回想,也想不到这么多年里,安朝阳有一段时间离开自己这么久。虽然内心有千万个不舍,也不能挽留,这就是作为一个成功企业家女儿不可改变的命运。

    那天晚上安于茉是紧紧的抱着那张照片睡着的。安于枫一直坐在花园的椅子上,他本打算等到安于茉房间的灯熄灭了就回去了,可是他等了许久都不见她关灯。

    安于枫轻轻的敲响了安于茉的房门,可是没有人回应,他本打算离开了,却又轻轻的推开门走了***,安于茉已经睡着了,她皱着眉头,怀里抱着那张照片不肯松手。

    看着熟睡中依旧不开心的她,安于枫也皱起了眉头,他想伸手轻轻的为她抚平那紧锁的眉头,刚到她的脸边,安于枫又停了下来,想了想,收回了自己的手。

    为她理了理被子,安于枫就关了灯,轻轻的出去了。

    有人说,天使会在半夜降临到人间,然后亲吻熟睡中的女孩,这样那个女孩就能成为公主。

    但是安于茉本来就是公主,她不需要天使来亲吻她,她只想要父亲来牵着她的手。

    一大早,安于茉就醒了,她坐在床上发了许久的呆,才慢吞吞的去洗漱了。她一下楼,安于枫已经坐在餐桌前吃饭了。

    安于茉随便的打了个招呼,就向门口走去。

    “你不吃早饭啊?”安于枫看着要走了的她问到。

    “不吃了,我先走了。”

    “我送你去学校吧。”说完就拿着公文包跟着安于茉出了门。

    一路上安于茉都没有说话,安于枫感觉她有些不对劲,“怎么了?没事吧?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医院啊?”安于枫一连串的问题让安于茉有些惊慌失措了。

    “哦,没事,只是今天要考试了,有些紧张。”安于茉给了安于枫一个甜甜的微笑,表示自己没事。

    “哦,没事的,尽力就好,那个奖学金我们又不缺,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

    安于茉看着安于枫,摇摇头说“哥你不能这么说,虽然我们家不缺钱,但是这是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啊,不能轻易放弃的。”

    安于枫真的被安于茉那较真的劲儿给打败了,笑着说“好,我不说了,那祝你成功总行了吧。”

    “好吧,哥,你就把我送到这里吧,我自己走过去。”看着前面有些拥堵的交通,安于茉已经准备下车了。

    “今天怎么会堵车呢?”安于枫疑惑着自言自语。

    “当然了,今天考试,肯定很多家长都会送自己的孩子啊,好了,我走了,拜拜。”安于茉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准备下车了。

    安于茉穿过拥堵的车辆,好不容易到了学校。学校里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她看看时间,以为自己来晚了,不对啊,现在还很早啊,怎么会这么多人。

    终于到了教室,已经有很多同学坐在里面了,安于茉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王语萱,不可思议的说“这也太离谱了吧,他们怎么会来的这么早,以前不是都要早自习下课才来的人,今天怎么比我还来得早啊?”

    王语萱看着这些人,笑笑说“你习惯就好了,你才来我们学校当然不知道他们了。他们啊从来都是这样的。像这种有关于钱的东西,他们比谁都来的早,所以,你习惯就好了。”

    安于茉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就看起了自己的书,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安于茉都已经到学校快一个小时了,南宫曛才不慌不忙的到了教室,全班同学眼睛都齐刷刷的看着他,但他好像已经习惯了。

    在同学们的注视下,南宫曛走到座位上,丢下自己的包,伸了个懒腰。找了个椅子,坐在了任垚的旁边。可任垚正专心的看着书,没有理他。

    “喂,你干嘛来那么早啊?”南宫曛一副没事干的样子。

    任垚白了他一眼,摇摇头,“孺子不可教也。”

    “哟,还拽文,我现在终于相信了。”

    “相信什么了?”

    “相信你真的缺钱。”

    任垚白了他一眼,不再多说什么了,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书。

    南宫曛冲他做了一个鬼脸,就回自己的座位了。

    任垚皱着眉头看着南宫曛,又冷笑了一声,低着头看自己的书。

    南宫曛从来都不在乎什么钱不钱的事情,对他来说那一点点的奖学金还不够他三天的零花钱呢。

    了解南宫曛的都知道,不是他不想拿奖学金,而是根本就考不好,他的这一套说辞也只能骗一骗那些不了解他的人罢了。

    “好了,同学们,准备准备,开始考试了。”吴秋把试卷放在讲台上,看着底下忙忙碌碌的同学们。

    听说要考试了,同学们都开始收拾了起来。

    “书,都给我统一放在教室后面,虽然只是一场模拟考试,但是也不允许任何人作弊。”吴秋的表情严肃极了。

    同学们都不敢马虎,都开始认认真真的把书往后面搬去,南宫曛坐在位置上,丝毫没有打算要搬书的样子。

    大家差不多都准备好了,吴秋开始为他们分发试卷了,走到了南宫曛的座位边,看着他那满满的一抽屉的书,说“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

    吴秋打断了南宫曛的辩解,“你是不想考,是吗?”

    南宫曛用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吴秋说“我没有不想考,你看后面已经放不下我的书了,所以我只好委屈它们待在我的抽屉里了。”南宫曛指着后面密密麻麻的书,委屈的说。

    吴秋看了看,的确也是那样,“那你把书放在讲台上去吧。”

    南宫曛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肯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一副祈求的眼神看着吴秋。

    可是吴秋并不领情,耸耸肩有一天,表明南宫曛他现在必须立刻马上把书搬到前面去。

    “唉,好吧。”南宫曛本以为自己这样说会逃过搬书这一劫,却没想到逃不了还更加严重了。

    吴秋继续发着试卷,而南宫曛也很不爽的搬着书。这一刻教室里同学们的目光就只看见了两个身影。一个是吴秋发着试卷的身影,一个就是南宫曛板着一张脸来来回回搬书的情景。

    好不容易搬完书,南宫曛看着试卷,头都要炸了,密密麻麻的字,什么都不会写,南宫曛趴在桌子上,欲哭无泪啊。

    他再看看班上的其他同学,都已经开始答题了。他又瞟了一眼任垚,假装咳嗽了两声。任垚无情的回了他一个白眼,自己认认真真的做题了。

    南宫曛依旧不死心,又假装咳嗽了起来。这次任垚没有理他,倒是吴秋注意到了他。

    “南宫曛,自己写自己的,不要东张西望。”

    又被当众点名批评了,南宫曛可怜巴巴的看着吴秋,双手合十,祈求着吴秋放过自己。

    吴秋白了他一眼,用唇语示意他不要在惹事生非了,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任垚很快就已经写好了试卷,他看着南宫曛。南宫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拿起自己的卷子就开始奋笔疾书了,很快他的卷子也写完了。

    到了收卷的那一刻,吴秋看着南宫曛的试卷,已经瞬间无语了,上面只随便的写了几个简单的试题,其他的全部都只有三个字不会做。

    吴秋真不知道该说他诚实还是孺子不可教也了。

    一考完试,南宫曛就活蹦乱跳的,围着任垚就开始叽叽喳喳起来了,“喂,你为什么不给我丢个答案什么的啊?”

    “你不是不需要吗?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任垚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着。

    南宫曛被他这句话弄得彻底无语了。白了他一眼,屁颠屁颠的走了。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