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时间:2019-04-153举报小编:user26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友友们,最近又闹书荒了吧。原来爱你这么伤热门章节全文阅读和大家见面了,小说讲述了他比起音乐会那天消瘦了许多,没有化妆的脸显得苍白而没有精神,嘴唇发着病态的白,眼眶下浓浓的黑眼圈,一张脸全靠着分明的五官撑出些英俊帅气来。他说:“菀之,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原来爱你这么伤在线免费全文阅读章节

    我叫王红。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女人,是我的母亲。
    我去拿毛巾,想要给她擦一擦,她却伸手,攥住了我的脚踝。
    我看到她的眼泪混着血水在脸上流淌,表情狰狞而绝望.
    她对我吼:“王红!逃啊!你不逃你还在这里干什么,等着你爸回来打死你吗?”
    我无所谓:“那就打死我好了。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她的手颤抖着,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整张脸因为惊恐而扭曲。
    我发觉不对,转头,只感觉右脸火辣辣地痛,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
    肩膀被戳上了什么东西,血开始往外溢,我摸着黏腻的血,笑了笑。
    最后的意识里,窗外的夕阳血红血红,凄迷中漾着那个男人的狞笑:“小兔崽子!活腻歪了……”
    我醒来的很快,左肩膀痛不可抑,黏腻腻的,血没干。
    床单上也都是血。
    母亲跌跌撞撞地扑过来,手里拿着两瓶脏兮兮的云南白药,不停往我伤口上倒。
    痛得我呲牙咧嘴。
    她的眼泪吧嗒吧嗒就往下掉,呜咽着:“你爸不让我叫医生,我只好用手拔,两根钉子,五公分长……大夏天的,可别感染了……”
    我一把打落她的手,两个小瓶顿时滚落。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妈你是猪吗?找这么一个男人,打算一辈子就栽到他手里吗?”
    她的呜咽更凶了。
    “红红,你说我能怎么办……我们没有钱啊……而且他不喝酒的时候,其实对我挺好的……”
    我挣扎着起身,将卧室门扣上,从床底下扯出半断了的电话线,插到桌上的电话里。
    试了试,有声音。
    我刚按下110,就听见了那个男人砸门。
    “不想活了是吧?开门!再不开门,信不信老子我捅死你们——”
    母亲不住在颤抖,哆嗦着。
    我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对着电话里报地址:“阳春路北一巷34……”
    “咔——”
    门还是被他砍开了。
    那个男人手里拿着菜刀,红了眼,看着我和我母亲。
    我抓起一切能抓到的东西,电话、笔筒、杯子、台灯……全部往他身上扔,可他还在往前。
    我抱起沉甸甸的音箱,扔了过去,他一闪身,我拉着母亲就跑。
    风在耳边飕飕穿过,我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看不到那个男人了,才松懈下来,一下跪在了地上。
    没歇多久,他就追来了。
    我再跑不动了,只能开始嚎啕,行人都往我们这边望,却没人愿意帮忙。
    就看着那个畜生,拿着刀向我们砍过来。
    眼看着他的刀子就要砍上母亲的胳膊——
    母亲却一把拉过一个行人,那刀刃不偏不倚砍在了那行人的脖子上——
    竖着就插在了那人的脖子和肩膀中间。
    血液如瀑布迸流而出。
    那人瞬间倒地。
    “杀人啦——”
    霎时警车轰鸣。
    来的还真是时候。
    第二天我起了大早,把黑板擦了,教室打扫干净了,开始向同学们收作业。
    收到郑成京桌前,郑成京说:“我没带。”
    于是我在笔记本上写上了他的名字。
    郑成京一把打落我的笔:“你别犯贱!”
    我说:“我只是做一下记录,明天你把作业带来我再把你名字划掉。”
    他却指着我的鼻子:“你***不会听话是不是?”
    我刚要再开口,他却一把推搡过来,我本就个矮,又瘦,他的力气极大,要不是扶住了桌角,我差点一个趔趄跌过去。
    我抬起眼,听到他说:“收作业呢还!我妈在电视上看到了,你爸是杀人犯!你就是***跟杀人犯生的***!”
    我眼睛辣疼辣疼的,止不住怒意,抄起了板凳,就往他身上砸。
    他被我逼的连连后退,还嘴硬:“杀人犯的女儿,你也要杀人吗?”
    我的眼睛一定鲜红:“对!我要杀人!”
    他被我抓得满头满脸血。
    很快,他母亲就来学校了,一哭二闹,无论如何必须要严惩犯错学生,要不然就把事情捅到教育局,让整个学校好看。
    然后,我就被学校劝退了。
    办退学手续的那天,我在走廊里听到了班主任的叹息:“多好的孩子啊。家庭那么差,成绩还年年前三。”
    教语文的陈老师附和着:“谁叫她不走运呢!郑局的公子可是她得罪得起的?”
    我抱着断了一个背带的书包,眼泪在眼眶打转。
    身后的电视上,还在放着父亲杀人的新闻。
    “王强杀人案已经告破,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最后判决,判处嫌疑人王强有期徒刑二十年。今日,政法大学张教授对此案做出评价,认为此案判刑太轻,违背了罪刑法定原则,已联合多位法学专家向检察机关提起抗诉……”
    我看着父亲被押上被告席。
    我有一个杀人犯父亲。
    所以,我没有其他出路,只有学习。
    学习是我唯一的出路。
    而如今,这个出路也没有了。

    原来爱你这么伤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没多久,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书下来了。
    原来,王强不止家暴,还贩毒,赌博,借高利贷。
    他是坐牢了,我和母亲却一夜之间负债五百万,继续待在地狱里,没日没夜,生不如死。
    五百万啊,那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母亲只会哭,每天就抱着我,呜咽问我:“红红,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要不还钱,我们住的房子就要被拍卖。
    还!咬着牙也要还!
    我开始了每天只睡两个小时的生活,白天在餐馆做服务员,晚上在夜总会卖酒,周末去街上做促销。
    为了省钱,我一天只吃一顿饭,每顿饭不能超过六块钱。
    在夜总会卖酒,被揩油是常事。
    我的裙子越穿越短,酒也越喝越多,收入也越来越高。
    有天,一个肥头大耳的客户把一沓子钱甩在了我面前,手就开始不老实:“小姑娘啊,我看你长的还不错。跟哥哥我混吧,钱少不了你的。”
    我望着茶几上那厚厚的、白花花的钞票,说不动心是假的。
    可我不能收。
    收下,我这辈子就真正毁了。
    那客户笑了笑:“小姑娘,问你是看得起你,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啊。”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站起了身。
    那客户也站起了身,一手***把我拉进他怀里,一张油腻的嘴就凑了过来。
    我一个巴掌上去,吼道:“你***在做什么?老娘我是卖酒的,不是***的!”
    他也是愣了:“奶奶的!你……”
    他身边的几个彪汉立时就要来打我。
    千钧一发间,经理李姐带着三个保镖推门而入,满脸堆笑:“徐总,您要的酒来了,还送您三张五折券。这可是我送的,别人怎么要我都不给呢!”
    客户没说话。
    李姐一拍手,三个浓妆艳抹的陪酒小姐也进来了。“这三位,一个小时都是两千起,今晚上不做生意了,只陪您,您看呢?”
    客户的神色终于有些缓和。
    李姐立刻板起脸来,说:“我这里也是有规矩的。能玩的,都给你玩。不能玩的,你最好也别开口。大家都好收场,否则闹出人命了,是你负责呢,还是我负责呢?”
    我总算虎口脱险。
    在李姐的办公室,我真诚地跟她道谢:“李姐,谢谢您。”
    李姐也不是矫***,说话开门见山:“王红啊,我知道你缺钱。要说实话,你这样每天晚上卖酒,赚不了多少钱。如果想一下翻身,真不如陪酒。”
    我说:“我不陪酒。”
    “还是年轻啊。”她笑了笑,“你在这里卖酒总也不是个事儿,长这么漂亮,今天一个徐总,明天一个赵总的,我也招架不住。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北湖路那边有几家公司,你去试一下,说不准就能上呢。”
    按照李姐给的地址,我敲了一家叫海嘉文化的公司的门。
    经理听了我的来意,又看了看我,笑了笑:“条件是不错,有没有相关经验?”
    我摇头。
    “这样吧,下周我们刚好有一个运动品牌要拍,正需要平模。你可以试一下。如果表现不错,可以长期合作。”
    “那个,不好意思,我问一下,你们工资是什么结算呢?”
    “每场拍摄3个小时之内,一支3000到5000。”
    看着我惊讶的神情,经理皱眉:“怎么,嫌少?”
    我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挺好的,挺好的。”
    没想到,这真的比卖酒要赚钱。

    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是一段年华。小编说的没错吧,原来爱你这么伤王红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收藏关注吧!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