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时间:2018-12-061举报小编:user21

    乡野多娇主要讲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坎坷虐心故事:她又不是你亲女儿,她要是发达了,肯定也是紧着她娘家啊,而你,是二房的,到时候,也是她的对手,你还是一无所有.................目前小说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兴趣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乡野多娇。

    乡野多娇第40章在线阅读

    杨卿若被白氏那奇怪的脑回路给打败,叹着气说道。
    原来,她是这么躺枪的。
    真冤。
    “谁说她不是我女儿。”白氏说着,手突然抬起掐住了杨卿若的下巴,一粒药丸塞了进来,随即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嘴。
    发苦的味道在口腔中绽开,人也跟着晕眩起来,杨卿若心里一惊,抬手就要推开白氏,只是,却怎么也抬不起手。
    “有本事,再解啊。”白氏得意的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卿若,“和我的娇娇抢男人,还敢用火烧她,用刀砍我,你行,现在也该你尝尝这些滋味了。”
    说罢,她转身出去。
    “……”
    杨卿若想骂人,但是,全身无力,甚至连舌头都感觉失去了力气,意识却十分的清醒。
    “屋里那丫头就赏给你了明儿,我再给你送几个连襟,你们一起乐呵乐呵,这么嫩的小丫头,便宜你了。”
    她听到白氏在外面说道。
    没一会儿,院门关上,柴房的门关上。
    之前的巫祝走了进来,直勾勾的看着杨卿若,却没有靠近。
    这可是鬼崽天胎,他才不冒这个风险。
    杨卿若也瞪着他。
    此时的她完全没有抵抗之力,这巫祝真想做什么,她连咬舌都办不到。
    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那巫祝有所顾忌,一直没敢过来,就这么站在门内许久,便又走了出去。
    门落锁,柴房彻底的安静。
    杨卿若侧耳听了许久,确实没有动静了,这才松了口气。
    秦子沉说的果然是对的。
    真遇到事儿,她的解方根本用不出来。
    唉,她还是太年轻,看不透人心,也低估了这些大宅子里勾心斗角的女人。
    杨卿若几次尝次用力失败,干脆放弃,闭着眼睛整理今天学到的动作,一样一样的捋。
    夜,渐渐的暗下。
    柴房里又冷又黑。
    只吃了早饭的杨卿若又饿又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就在这时,院门被人推开,五个猥锁的老头鱼贯而入。
    院门再次轻轻的合上,拴死。
    五个老头搓着手,悄悄往柴房摸去。
    就快摸到柴房门的时候,屋顶翻下一个黑衣蒙面人,手一挥,一团白色的粉末袭向了五个老头。
    老头们还来不及惊呼,全部软倒在地。
    黑衣蒙面人一手提溜着一个,来回三趟,将所有人扔进了隔了几间的杂物房。
    这时,又一个黑衣人扛着一个麻袋从墙头跃下,走到了杂物房门口。
    “扔进去。”先进来的黑衣人淡淡的说道,声音赫然就是秦子沉。
    “是。”第二个黑衣人却是阿南,听到话,他将麻袋解开,把里面的人拖了出来,扔进了屋中,然后将门锁上。
    “你先回去。”秦子沉说了一句,缓步进了柴房。
    屋里,杨卿若侧躺着,一动不动。
    秦子沉站在门口,看了许久,才叹着气上前:“跟你说了,多备些解药,非不信。”
    柴房里除了木柴,角落还堆着干稻草。
    他走过去,将干稻草抱下,厚厚的铺在地上,才将杨卿若抱过去侧放好,低头查看她后腰的印记。
    盛放的彼岸花并不像胎记,而像真的花,花蕊当中,如染胭脂,每一片伸展的花瓣都透着妖异。
    彼岸花……神医后人?
    秦子沉皱眉,手指在花瓣上抚过,思绪飘远。
    前世,那些人便找了所谓的神巫一族,那些人的眉心间都有一株这样的花印。
    这一族的族人自称神的使者,懂天象通地理,会医知卜,呼风唤雨,神通广大。
    如今各地分散的巫祝就是他们的眼线。
    他见识过他们的本事。
    他们算出他是真龙天子,处处装神弄鬼,甚至连送到他身边的女人,都借口是老天爷的旨意,能兴旺他的大业。
    鬼才想要那大业。
    他只想着给死去的血亲报仇罢了。
    难道,她是那些人派来的?
    若是,那些人未免太可怕了……
    越想,他的心越沉。
    他忽然觉得,面对那样处心积虑的庞然大物,他就算重活一世,优势也不是那么大,而之前,他屡屡出手清除青木镇附近的小据点也有些草率了。
    他只有阿南一个帮手,冒然下手,很可能会将自己的优势变成劣势。
    “傻丫头。”秦子沉俯身看着杨卿若的脸,手指滑过她的发际线,将她垂落的乱发拨到了两边,低叹道,“别让我失望。”
    这时,那边杂物房传来了大动静。

    乡野多娇第40章完整版阅读

    大哥,不可心软。”秦纳武望着地上的杨卿若,心里有些畅快。
    这死丫头多次欺负他夫人,实在嚣张之极,更要紧的是,她被处理了,那病秧秧的秦子沉就没办法参加铺子经营,他家两个儿子的劲敌就没了,下任家主之位,必落在他二房!
    所以,必须不能心软!
    “来人,先将二少奶奶带下去安置。”秦纳文无奈的抬了抬手,吩咐道。“大哥,可不能随意安置,谁知道她醒来会不会直接祸害人,还是放到柴房去吧,昨儿大嫂新进了一些桃木准备熏肉的,正好可以压制一下她,又能防她害人。”白氏怎么可能让杨卿若住得舒服,忙进言道。
    “这……”秦纳文皱眉。
    “大哥,我觉得二嫂说得在理。”
    这时,向来少言的马氏也开了口。
    “小呦现在的样子确实有些古怪,大巫说的日子又还有几日,不如就先安置到柴房,观看观看,若是还能化解,请大巫作完法,再向小呦道歉便是了,小呦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一定能明白的。”
    这番话比白氏的咄咄逼人要舒服很多。
    “也好。”秦纳文被说服了。
    于是,杨卿若被几个婆子拖到了柴房。
    秦纳文看着心里不舒服,没跟上。
    不少人害怕鬼崽之说,也没有哪上。
    只有白氏,抬腿就要跟在巫祝身后,被秦纳武拉住:“夫人,不吉利。”
    “大嫂不管,我总得跟着去照应一下吧?再说,有大巫在呢,我保证不靠近。”白氏笑着安抚道。
    “那我陪你去。”秦纳武不放心。
    “你不能去。”白氏一把拦住他,“你可是我们家顶门立户的,哪能冒险。”
    “夫人。”秦纳武感动的拉着白氏的手,也不管后面有多少小辈看着。
    “你呀,一点儿也没有二老爷的样。”白氏红了脸,掰开了秦纳武的手,小声说道,“孩子们都看着呢,臊不臊?”
    “爱看就看。”秦纳武一点儿也不在意。
    “我去去就回。”白氏安抚的笑了笑,提着裙摆匆匆跟上已经出去的巫祝。
    几个婆子将杨卿若拖进了柴房,一刻也不敢留的退了出来。
    “你们出去守着柴房,我在这儿等大巫作完法。”白氏站在院子中,对着几人吩咐道,“记得,不许让人进来打扰作法。”
    “二夫人,那你呢?”其中一个婆子担心的问。
    “大巫保护我一人不难,人多了却是不行的。”白氏淡淡的抬了抬手,说道。
    “二夫人当心,老奴们就在外面,有事喊一声。”几位婆子这才退出去,带上了院门。
    小院里,只剩下白氏和巫祝。
    白氏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放轻脚步凑到了巫祝身边,四顾一番,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钱袋递了过去:“事成之后,还有。”
    巫祝面无表情的接过钱袋,打开,从里面取出几张银票数了数,又放了进去。
    “记住,务必要最惨最干净的,要不然,我就把你和田氏的龌龊交易曝出去,看你还能不能在青木镇立足。”
    白氏盯着他,冷笑着说道。
    “先不说旁人如何,就我家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嫂,可是知道人人尊敬的大巫,为了几两银子卖了她最疼爱的儿子,你觉得,你会有什么下场。”
    “夫人放心,我一定做好此事。”巫祝陪着笑脸,将银票收了起来,“事成之后,收到银子,我就走,再不回来。”
    “最好如此。”白氏走到了柴房门前看了一眼,“你在这儿等着。”
    “是。”巫祝立即点头。
    银子到手,他必须走,要不然,小命不保了。
    这女人能花银子买命,同样也能花银子雇别的人买他的命。
    白氏不屑的看了看他,走进了柴房。
    杨卿若从虚影的画面中回神,就看到了蹲在面前的白氏,她愣了愣,迅速打量了一眼四周。
    这是柴房,之前她来这儿救过秀如和品如。
    没想到,现在换成她被关进来。
    “哟,醒了。”白氏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卿若,一脸笑意。
    杨卿若吃力的坐了起来,靠着柴垛,望着面前的白氏:“我醒了,让你失望了?”
    后腰的地方,还是很疼,但,那辣辣的烫意却已经平复。
    今天,她也算是因祸得福。
    消化了所有的虚影,她也明悟了。
    她后腰上被巫祝称为鬼记的东西,其实是个神巫封印。
    因为那一次被田氏推下水时也伤到了这儿,见了血,触发了血脉,使其神魂陷在封印中,肉身又得不到照顾,导致精气神无从补充而耗竭身亡。
    所以,她得到的金手指,其实是原主被封印的天赋。
    确切的来说,原主是神巫后人。
    想到这儿,杨卿若有些头疼。
    她可不想当个跳大神一样的巫祝,看之前那个巫祝,实在太丑了,所以,她得更努力,然后做个安静的美厨子。“不失望,醒了挺好的。”白氏笑呵呵的,一点儿也没有以前的气急败坏,“还有四天,你就会知道,被火包裹着烧死是什么滋味儿,这四天,你就好好享受享受饿、冷、孤独是什么滋味,呵呵,不用谢我,我只是为我和我的娇娇出口气。”
    “我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杨卿若无语之极。
    原主进秦府,都没接触过人就被关起来了,这白氏为什么恨她到要她命的地步?
    “想知道吗?”白氏竟不嫌脏,拖了一捆柴过来坐下,一副想长谈的样子。
    “不想。”杨卿若打量着她,撇了撇嘴。
    “不想?呵呵,现在可由不得你。”
    白氏偏不如她的愿,冷笑一声,说了起来。“因为,我恨,恨李素娘,当年要不是她仗着有个做贵妃的姐妹,她就抢不走我家主夫人的位置,我退而求其次嫁给秦老二,努力多年,却又因她之故,害得秦老二生意失利,成了如今的废人模样,如今,她又让她儿子来和我儿子抢下任家主。”
    “那你为什么不找她?我又没抢你的。”杨卿若听得愕然。
    握草!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乡野多娇周成李小梅小说第40章全文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