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时间:2018-10-11107举报小编:user06

    颜妍焕之浅爱完整版全章节在线阅读入口——“云深,你出现在丽江的那一刻,我是欢喜的,四年来,我假装自己过的很快乐,但实际上,只有再见到你之后,我才真正快乐。”云欢痴痴地望着病床上的男人,凑到他耳边低声呢喃。可他仍旧紧闭着双眼,像是没听到般。

    推荐阅读入口指数:★★★★★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颜妍焕之浅爱完整版第35章 还剩云欢这个贱人

    “你说什么?”
    陆云深满脸暗沉,双眼赤红,如同在爆发边缘的凶兽,狠狠地盯着眼前战战兢兢,如同鹌鹑的医生,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嘴里外蹦字。
    “你再说一遍。”
    医生被这骇人的气场吓懵,几乎是瞬间就吓跪在地上,满头大汗,“陆总,那个医生是我们刚请的医生,谁会想到他的学历和经验会作假,这才会误诊,您,您放心,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您的腿,您的腿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滚!”
    医生这才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逃离病房。
    “姐夫”颜虞缓缓开口。
    陆云深脸色晦暗不明,视线望向窗外,良久才缓缓开口,“欢欢方才丧母,不能再受打击,这件事暂时不要让她知道。”
    “好。”颜虞脸色转暗,音色微颤。
    病房之外,一名带着口罩的护士匆匆走过,眼底满是兴奋的光。
    报应!真是报应!
    颜母被自己弄死了!陆云深也残废了!剩下的,就是颜欢这个贱人!
    颜晓柔冷笑着,出门打车朝南城幼儿园疾驰而去。
    颜欢从病房内醒来,房间里的老管家立刻上前,“太太,您醒了,需要喝水吗?”
    她呆滞着,脑子里仍旧是颜母眼里毫无生机的画面,抬眸,幽幽地问了句,“云深呢?”
    “先生正在处理您母亲的事情太太,这是刚才护士送过来的药,您先吃了吧。”
    “吃药”颜欢嘴里全是铁锈的味道,整个人昏昏沉沉,木然地重复,语无伦次,“对,吃药吃完药我就能醒,我妈还要带我去旅游。”
    老管家看着心疼,心想着老天无眼,将一杯温水连同小药瓶送到颜欢面前,自己则转身过去擦眼泪。
    颜欢打开药瓶,往手心倒药,可没倒出药,反而落出一张纸条,那字迹就算是换成灰她也认识。
    颜晓柔!
    想要你儿子活命,就独自一人到津港码头三号仓库,警告你,别告诉任何人,不然,我让你儿子死无全尸!
    什么?小乐!颜晓柔居然劫持了小乐!
    颜欢的理智全线崩塌,继而胸中燃起滔天.怒焰,如同滚滚岩浆,直往脑门上冲。
    她要杀了颜晓柔!她要杀了她!!!
    颜欢强忍着当场爆发的冲动,找了个借口支开老管家,自己则开车,如同离弦的箭冲向津港码头。
    小乐,别怕,妈妈马上就到!
    此时的纪小乐正坐在仓库里,欢快地玩着手机,边玩还边和颜晓柔聊天。
    “漂亮姐姐,我妈妈什么时候过来呀,幼儿园这次的亲子活动真刺激,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等不及了。”
    “呵呵。”颜晓柔笑笑,满脸柔和,看不出丝毫戾气,“马上就开始了,别急嘛,一会你妈妈来了,你可要好好配合哟!”
    纪小乐兴奋的不行,“配合,配合,我当然配合啦!姐姐你这么漂亮,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呐!”
    孩子天真可爱的双眼望着颜晓柔,只看得颜晓柔心底冷笑连连,捏了捏他的小脸问。
    “那姐姐就用绳子给你捆起来咯。”
    纪小乐玩完手机,双手上前,偏着头说,“你捆你捆,不过姐姐,你别捆的太紧,我怕疼。”
    颜晓柔呵呵笑道,柔声安抚,“别怕,别怕,一会就不疼了。”
    死了么,还怎么疼?

    颜妍焕之浅爱全章节在线阅读第36章 丧心病狂

    颜欢不见了,孩子也不见了。
    陆云深刚处理完颜母的后事,就听到这个消息,云父当场晕厥,颜虞连忙扶住,转脸看向脸色黑沉如水,浑身发颤的陆云深,低喊出声。
    “姐夫!”
    “查!排查南城所有的监控录像,找不到我的妻儿,我要让所有人都陪葬!”
    市政府出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铺天盖地找两人的下落,最后在交通局一条偏僻道路的监控上看到颜欢的车行驶录像,同时还全程见证颜晓柔是如何将纪小乐从幼儿园骗走,可所有的录像,到了关键时候都变成了雪花点,像是被人刻意抹去。
    “就查到这些?”男人的声音宛如自地狱而来,让在场所有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秦,陆总”
    警察局长,交通局长急的满头大汗,根本就不敢看浑身戾气的陆云深,心里恨死绑架纪小乐的颜晓柔,该死的女人,真是害人害己!
    监控室的气氛跌至冰点,突然陆云深的手机上传来一条微信。
    津港码头三号仓库,小乐。
    陆云深眼底闪过赞赏,到底是他的儿子,临危不乱。
    “津港码头三号仓库。”
    “姐夫,小乐毕竟是小孩子,哪会有这么成熟的心智?”颜虞皱眉,“津港码头三号仓库,以前是三合会的地盘,怕是以前的余孽,谨防有诈。”
    陆云深皱眉,目光幽深地望着手机。
    “我姐已经失去了我妈,不能再失去你,我去。”
    “颜虞,你是你姐姐唯一的弟弟。”男人的声音又沉又冷。
    颜虞僵住,继而缓缓开口,“正是因为我是姐唯一的弟弟,这次由我去,才最为恰当。”
    陆云深皱眉,沉思片刻,最终说了声,“好。”
    颜欢推开仓库大门的时候,心脏都快停止跳动,她眼睁睁地看着纪小乐被绑在凳子上,嘴里被封着黑色胶带,唔唔唔地想说什么,但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哟,来的倒还挺快的。”
    颜晓柔笑,冷寒的刀锋碰了碰纪小乐的脸,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划破他的脸,目光却是看向颜欢伸向兜里的手,淡笑。
    “只要你不在乎你儿子的命,尽管耍花招。”
    颜欢一僵,手从手机上拿开,从兜里拿出来,闭了闭眼睛,强撑着告诉自己冷静。
    她深呼出一口气,一步一步地朝里走,最后在距离两人不远处站定,“颜晓柔,我们之间的仇怨,别牵扯到孩子,只要你放过孩子,我任你处置。”
    “呵呵!”颜晓柔笑,手里的冷冷的刀锋晃的颜欢心惊。
    “这孩子长的可真像你,跟你一样漂亮,跟你那个贱人母亲也一样,可惜,我没有亲眼看到她死的样子,听说是钢板穿胸,连个全尸也没留,这国外的刹车干扰器,就是给力。”
    “你说什么??”颜欢心神巨震,几乎破音地喊出来,“是你!是你干的!颜晓柔!你简直丧心病狂!妈从小疼你到大!!!”
    “妈?”颜晓柔眼底闪过疯狂,“我呸!她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贱人,害死我妈的凶手,有什么资格让我叫妈!”

    相关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