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吃饱了吗(言嘉许沈星梨)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吃饱了吗(言嘉许沈星梨)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主角是言嘉许沈星梨小甜饼——吃饱了吗(言嘉许沈星梨)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好友的夜场开业邀请哥儿几个去捧捧场,言公子放话:今儿都给老子嗨,哪个狗东西敢先走!”几辆价值百万的超级轿跑划破长街上的安静;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言嘉许沈星梨小甜饼——吃饱了吗(言嘉许沈星梨)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好友的夜场开业邀请哥儿几个去捧捧场,言公子放话:今儿都给老子嗨,哪个狗东西敢先走!”几辆价值百万的超级轿跑划破长街上的安静,不要太拉风。

吃饱了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简介

好友的夜场开业邀请哥儿几个去捧捧场,言公子放话:“今儿都给老子嗨,哪个狗东西敢先走!”
几辆价值百万的超级轿跑划破长街上的安静,
不要太拉风。
中途言嘉许接到小星星的电话,还是同样的委屈巴巴地撒娇:“怎么办嘛?”
“乖,回去再抱抱?”他小声哄着。
兄弟们:“咋滴,言公子?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只听见高冷矜贵,人帅心狠的言公子说:“星星这次数学好像没及格,急哭了,我回去哄一下。”
哥儿几个:好了,大型真香现场。
被逼成老父***的混世魔王*可爱而不自知的小狐狸

吃饱了吗全文在线阅读

第38章沈星梨因为见识过刚刚房子里的剑拔弩张, 太恐怖了, 哪有人一言不合就打架的呢?
她默默担心言嘉许的心里承受能力和她一样弱, 虽然不知道言家伯伯和那个阿姨到底怎么了, 但似乎是不好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应该陪一陪言嘉许, 好好保护他,不要做傻事。
等这一番的心理活动过去,两个人已经到了街角。
言嘉许把自行车丢在路边, 又恢复了一副闲散的,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 懒懒的手插在兜里。
沈星梨在他身边晃了晃,很想牵住他的手,保护他一下什么的。
但可惜,小魔爪不敢伸过去。
在“我到底要不要牵他的手”的边缘疯狂试探着,两人都长大了再牵手很奇怪的吧?哪怕***兄妹都不这样了,可万一他伤心过度不看路被撞死了怎么办?
各种思想碰撞。
最后,她放弃了-要是被他甩开更难看。
但是。
走上台阶的时候, 手腕忽然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控制住——言嘉许勾手握住了她,垂眸睨着:“走个路也摇摇晃晃的,你多大了。”
又说:“看着脚下。”
沈星梨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心道:我是想保护你来着!你看不出来吗?还好意思骂我!我刚刚不勇敢吗?要是别人早给我颁发“见义勇为”证书了!
但嘴上说的是:“好的,我知道了。”她反手, 也攥住了他的手腕。
都是隔着衣服的......
言嘉许笑了笑, 感受到手腕的渺小力量, 没有松开她。
两个人就以这样奇怪的牵手***, 走入烧烤店。
*天气冷下来,烧烤店设在外面的摊子已经收起来了,门店里的座位也不多,好在现在晚了,来吃饭的人并不算多,有位置。
老板娘都认识他们了,笑着道:“今天吃点什么?”
言嘉许看向沈星梨,眼神询问,沈星梨笑眯眯地说:“我要吃烤茄子。”
“除了这个别的呢?”
“没了。”某人说。
他就知道问她也是白问,擅自做了决定。没再任***的给她吃烧烤,道:“打个边炉吧,小锅就行。”
“好嘞,等着我把配菜单子给你拿过去。”
两个人找了个靠近收银台的角落坐下来。其实他个子太高了,坐在这么狭小的位置上有点儿奇怪,腿都伸不开。
面对面坐着,腿都能相互碰到,沈星梨感觉桌下,自己的膝盖碰到星星点点的温热,轻轻的摩擦着,是不小心撞到他的腿的。
这一点发现让她脸红......
幸好言嘉许正低头看着菜单,并未察觉。沈星梨默默地把腿收进来,固定在一个小框框里面,像幼儿园的小学生那样的坐姿。
她看着言嘉许的一举一动,低头蹙眉都尽收眼底,犹豫着开口:“不要......”
“好了,我没事。”他开口打断她试图的安慰。
“哦。”沈星梨垂头******自己的耳朵,“可是我想你开心点。”
这是真话,言嘉许不高兴,沈星梨也不会开心。
菜还没上来,他给她倒了水,涮了一遍碗筷,这才悠悠开口:“是想问我的感受,怕我难过?”
“嗯。”她点头。
迷蒙的灯光下,他笑的很温和,手里拿着不锈钢茶壶,说:“其实没有。”
“真的?”她莫名松了一口气。
“真的。”他又是温和一笑,很好看,只是那张脸太过妖孽,“长辈的事情很复杂,我在十多年前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所以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算突然。”
十多年前?可当时他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沈星梨大概推算了下,他当时也就在上小学初中的样子,一个小孩子是如何接受这样的家庭变故。
沈星梨虽然搞不清具体的状况,但她大概知道言嘉许的爸爸妈妈很不和,非常不像一家人。每年少有的那么几次回来,却跟远道而来的***戚没什么区别。
她表情纠结。
言嘉许并不忌讳把这些事跟她坦白,他花了两分钟,把父母的结合,以及他的出生,当一个故事讲给她听。
无非就是豪门联姻,两个出格的人做了荒唐的事,不负责的生下一个儿子。
又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人生。
摇曳的灯光下,他依然笑着。
好像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沈星梨却难过了,看他修长的手指捏着透明的玻璃杯把玩,云淡风轻的模样,她心如刀绞。
她想,虽然自己和奶奶一起生活,但如果沈永龙和曾红离婚,并且有了各自的爱人,她应该会很难过。
那可是她的家啊。无论如何他们是他的依仗。
沈星梨诚挚地握住了言嘉许的一只手,“以后这些不开心的事都会过去,你相信我,会越来越好的。”
少女认真的模样让人心颤,言嘉许反手捏了她柔若无骨的手掌一下,低声回:“好。”
“嗯。”她又笑起来。
几秒后,他拍拍她的手背松开,及时止住了这一场谈话:“好了,不提这个。我有些话想问你。”
“什么?”
“你先吃。”
很快菜上来了。
沈星梨是一个很容易被吃的东西吸引过去的人,她说来吃饭,就是真的吃饭。
边炉上来,她闷头就开始吃,言嘉许没什么胃口,只喝了点水。沈星梨要一瓶椰奶的时候,老板娘问:“还要别的饮料吗?”
“加一罐啤酒吧。”他随口道。
不一会儿,沈星梨就把肚皮吃的圆滚滚的了。依然埋头继续吃着,秉持着不能浪费的原则。
“你不吃吗?”
他摇头。
“哦。”沈星梨已经习惯了。
“吃不完就放下。”言嘉许看她吃了有一会儿了,担心她撑着了。
“还好。”沈星梨持续闷着头,其实有点饱了,但看他一副没食欲的样子,就想着自己多吃点儿,能勾起他的一点食欲......好吧,其实就是真的嘴馋。
对于小乖乖女沈星梨来说,奶奶不允许她在外面吃东西,因此饭店里的味道比家里好太多。
言嘉许也搞不懂,这个小女孩儿明明每次都吃的不少,怎么就长得那么瘦呢?个儿也不高。吃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
于是他拍拍她的小脑袋瓜,嘲笑道:“小矮子,不长个儿。”
沈星梨眼皮耷拉下来:“干嘛嘲笑我,又不是人人都能长到一米九的。我还小,说不定能长到一米七。”
“哦。”他喝着啤酒,缓声道:“你对自己挺有自信。”
“那是必须得。”所以沈星梨每顿饭都在认真的吃,绝不辜负任何食物,她说:“我还在发育嘛”
“咯咯”言嘉许忽然被呛了,拼命咳嗽。男人和女人,大人和小孩儿对同一句话的理解不一样。知道沈星梨说的一本正经,可某人听着怎么就那么不正经呢?
“我去拿纸巾。”他起身掩饰着咳嗽。
沈星梨感觉莫名其妙,盯着啤酒看。
待他离开,在收银台被老板抓住聊了会儿天。
从他们进来开始,隔壁桌的两个小姐姐就一直观察着言嘉许,等人一离开,就抓着沈星梨问:“小朋友,那是你哥哥吗?长得蛮帅的啊。”
好吧,这不是第一次了。
沈星梨抹了抹嘴巴,偷偷瞄了眼言嘉许,他专注于聊天没回头,于是挺了挺不存在的胸,大着胆子说:“就不能是男朋友么 ?”
“噼里啪啦”外面摞在一起的盘子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抖落下来,碎了满地。
沈星梨:“......”
小姐姐笑着:“你好逗,那个男生看上去二十几岁了,你么,十四五岁?你初中校服还没脱呢。”
被无情的拆穿,沈星梨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确穿着白色校服,还是不死心的纠正道:“我十六岁了!这是高中的校服,还有两年就成年了!”
两个小姐姐被她逗笑了,敷衍着她:“好好好,你已经快要成年了。”
又说:“对了,你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啊。我们是隔壁师大的学生,如果没有的话,想跟你哥哥认识一下,做个朋友。”
沈星梨眼皮耷拉着,闷闷地说:“我不知道,待会他来你们自己问吧。”
女孩子转过头不再搭讪。
沈星梨又看了眼自己的校服,气馁不已。
隔壁小姐姐窃窃私语,讨论着言嘉许的背影。他也就懒散的站着,手斜插在牛仔裤兜里,和店老板调笑着扯两句闲话,怎么落在人家眼里就是惊为天人了呢?
好吧,在沈星梨眼中,言嘉许的颜值是非常能打的。
她郁闷的拿了他的啤酒罐晃了晃,小声地在心底骂他:“***什么***?来吃个宵夜也不消停点儿。哼!”
言嘉许像有心理感应一般,回头看她,眼角带着笑意,沈星梨连忙把脸隐藏在杯子后面,这也太妖孽了,她受不了了。
这边儿谈着话,老板也调笑:“你妹妹挺可爱啊。”
言嘉许***切赞同:“是吧。”
老板:“我猜那对顾客是想打听你的。”
“什么意思?”
“然后被你妹妹三言两语给打发了,她对你挺霸道啊,占有欲强着呢。”
言嘉许低头失笑,道:“小孩儿而已,闹呢。”
但是嘴角的那淡淡的愉悦,一直没有隐去。
沈星梨郁闷地吃了会儿东西,随口把他剩下的半罐子啤酒全喝完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借酒浇愁么?好像没啥感觉啊。
不过,有点儿晕呢......
因此,言嘉许再回头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身体摇摇欲坠了。
沈星梨的脸蛋也红红的了,但还有点儿意识,眼睛眯着,笑嘻嘻的。言嘉许抬脚把椅子勾过来,坐在她旁边儿。
不知道她偷偷喝了酒,只道是她困了,“回去***?”他问。
“不要,还有肉没吃完呢。”某人挑了挑筷子。
得,吃货的最高境界了。
沈星梨又从滚烫的锅里挑出一块儿肥牛。
言嘉许坐在她旁边玩手机,准备等她吃完再回去。旁边的小姐姐这会儿在言嘉许面前,倒是一句话都不敢搭讪,甚至自己交流的声音都变小了。
他的邮箱里有一千多封为读取的邮件,之类的他很快点掉,有些不重要的也迅速浏览一遍,根本无需回复。倒是今天高子川给他发了一个行程表,是一月份去临市。
是参加一月份的科技展会,为期一周。
高子川在邮件里说,因为是临近过年,刘教授体谅大家,每人可带一名伙伴,费用只需自费一半即可。太高兴了!
这事儿他早就知道了。刚刚想跟沈星梨说的,也是这件事。
他看得认真,没注意某颗猕猴桃一样的小脑袋凑了过来:“你在看什么?”她问。
言嘉许收了手机,没回答。
沈星梨继续吃东西,她没什么精神,依然强撑着,“我给你讲个事情吧。”
言嘉许手撑在桌面,道:“你说。”
“我前两天看过一个科普帖子,专家说,这种用黄铜壶烧的水是不能直接喝的,会死人的,你知道为什么么?”
言嘉许不动声色,另一只手搭在她椅子上,缓缓启唇,给足了面子:“我不知道。”
她神秘兮兮的凑近他,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屏息凝神,把气氛制造的很***张,她说:“因为刚烧好的水烫嘴。”
言嘉许:“......”
配合着笑了两下。
“我讲的好笑么?”
言嘉许低下头,***了下嘴唇,隐隐的笑着,说:“好笑。”
沈星梨皱眉看他,问:“那你怎么不笑。”
言嘉许******的看到少女的眼底,黢***的,明亮的眼睛,长满了困惑和迷茫,但是很勾人。
他一字一句地回答她:“因为我不是傻子。”
沈星梨有些失望地扭头,其实已经很困了。
她眼底的不是困惑和迷茫,是困倦。
肩膀松下来。
这个小姑娘,哪怕已经困得失去意识,还不忘逗他开心。
言嘉许的心已经软得一塌糊涂。
他手依然撑在她背后,问:“你寒假回父母家吗?”
沈星梨想了会,摇摇头:“应该不回的。”今年是弟弟阿力十周岁,他们应该要去外婆家举办一个大的生日宴席,沈星梨就懒得跟去凑热了。
言嘉许说:“我一月份要去临市开会,是个科技展览,一周时间。”
“哦。”沈星梨想,是他的专业方向。
“学校里给一个名额,可以带一名家属。”
“所以呢?”
“你想去吗?”
沈星梨低头犹豫了一下,纠结道:“可我不是家属啊,能去吗?”
言嘉许说:“不是家属不能去。”
那你说个屁!沈星梨失落道:“我去不了。”
“但是你可以冒充家属。”他一本正经地说。
“我躲在你箱子里吗?”
“就问你想不想?”他微笑,“不想去就算了,我再找别人吧,这个名额不能浪费了......”
“我想,想的!”沈星梨狗腿的抱住他的手臂:“我要做你的家属!”
言嘉许:“......”
要死了,这下真的要死了。
这都教她什么话了?
但是没一会儿,沈星梨竟然趴在他肩膀上***着了,呼吸***在他鼻端。
原来,小姑娘不是困了,是喝醉了!
又他妈喝醉了!!
言嘉许也是无语了。
他抬手******她的脸,小而圆润的脸蛋,比身上有点儿肉,软乎乎的。他也只是碰了一下就松开手。沈星梨***得不安慰,因为耳朵蹭到了他的衣裳,有点儿***,嘴里呓语着:“呜呜!!”
一些奇怪的声音来。
她的耳朵薄薄的,很小巧,此刻因为喝醉了呈现出绯红,真是可爱极了。那么软软的一小团,倚靠在他肩膀上,若不是因为破了皮儿有点***,她可能***得更安慰。
言嘉许轻轻转了下她的头,让她换一个方向趴在桌子上,唤来老板娘:“阿姨,我去买个东西,麻烦帮我看下妹妹。”
老板娘本是在门口子嗑瓜子的,这下把一包瓜子抱过来,和善的笑着:“去吧去吧,我我看着呢。”
言嘉许去旁边便利店买了盒创口贴,特意选了个粉色的,hello kitty 的。
他把她抱起来,松松地搂着她半个身子,在耳朵上贴了粉色小猫。
沈星梨迷迷糊糊的,嘴里乱七八糟的说着话。言嘉许以为她在找奶奶,但是凑近了去听,发现她喊得竟然是“妈妈。”
他抱着她,晃了晃肩膀,“醒一醒,回家***了。”
沈星梨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还是不清醒。
忽然,他问:“星星,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问过你。想不想妈妈?”
沈星梨低声回着:“想的。”
又道:“但是他们不要我。”
......
没关系的,傻孩子,我会要你的。

吃饱了吗完整章节阅读

第39章:沈星梨因为见识过刚刚房子里的剑拔弩张, 太恐怖了, 哪有人一言不合就打架的呢?
她默默担心言嘉许的心里承受能力和她一样弱, 虽然不知道言家伯伯和那个阿姨到底怎么了, 但似乎是不好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应该陪一陪言嘉许, 好好保护他,不要做傻事。
等这一番的心理活动过去,两个人已经到了街角。
言嘉许把自行车丢在路边, 又恢复了一副闲散的,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 懒懒的手插在兜里。
沈星梨在他身边晃了晃,很想牵住他的手,保护他一下什么的。
但可惜,小魔爪不敢伸过去。
在“我到底要不要牵他的手”的边缘疯狂试探着,两人都长大了再牵手很奇怪的吧?哪怕***兄妹都不这样了,可万一他伤心过度不看路被撞死了怎么办?
各种思想碰撞。
最后,她放弃了-要是被他甩开更难看。
但是。
走上台阶的时候, 手腕忽然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控制住——言嘉许勾手握住了她,垂眸睨着:“走个路也摇摇晃晃的,你多大了。”
又说:“看着脚下。”
沈星梨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心道:我是想保护你来着!你看不出来吗?还好意思骂我!我刚刚不勇敢吗?要是别人早给我颁发“见义勇为”证书了!
但嘴上说的是:“好的,我知道了。”她反手, 也攥住了他的手腕。
都是隔着衣服的......
言嘉许笑了笑, 感受到手腕的渺小力量, 没有松开她。
两个人就以这样奇怪的牵手***, 走入烧烤店。
*天气冷下来,烧烤店设在外面的摊子已经收起来了,门店里的座位也不多,好在现在晚了,来吃饭的人并不算多,有位置。
老板娘都认识他们了,笑着道:“今天吃点什么?”
言嘉许看向沈星梨,眼神询问,沈星梨笑眯眯地说:“我要吃烤茄子。”
“除了这个别的呢?”
“没了。”某人说。
他就知道问她也是白问,擅自做了决定。没再任***的给她吃烧烤,道:“打个边炉吧,小锅就行。”
“好嘞,等着我把配菜单子给你拿过去。”
两个人找了个靠近收银台的角落坐下来。其实他个子太高了,坐在这么狭小的位置上有点儿奇怪,腿都伸不开。
面对面坐着,腿都能相互碰到,沈星梨感觉桌下,自己的膝盖碰到星星点点的温热,轻轻的摩擦着,是不小心撞到他的腿的。
这一点发现让她脸红......
幸好言嘉许正低头看着菜单,并未察觉。沈星梨默默地把腿收进来,固定在一个小框框里面,像幼儿园的小学生那样的坐姿。
她看着言嘉许的一举一动,低头蹙眉都尽收眼底,犹豫着开口:“不要......”
“好了,我没事。”他开口打断她试图的安慰。
“哦。”沈星梨垂头******自己的耳朵,“可是我想你开心点。”
这是真话,言嘉许不高兴,沈星梨也不会开心。
菜还没上来,他给她倒了水,涮了一遍碗筷,这才悠悠开口:“是想问我的感受,怕我难过?”
“嗯。”她点头。
迷蒙的灯光下,他笑的很温和,手里拿着不锈钢茶壶,说:“其实没有。”
“真的?”她莫名松了一口气。
“真的。”他又是温和一笑,很好看,只是那张脸太过妖孽,“长辈的事情很复杂,我在十多年前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所以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算突然。”
十多年前?可当时他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沈星梨大概推算了下,他当时也就在上小学初中的样子,一个小孩子是如何接受这样的家庭变故。
沈星梨虽然搞不清具体的状况,但她大概知道言嘉许的爸爸妈妈很不和,非常不像一家人。每年少有的那么几次回来,却跟远道而来的***戚没什么区别。
她表情纠结。
言嘉许并不忌讳把这些事跟她坦白,他花了两分钟,把父母的结合,以及他的出生,当一个故事讲给她听。
无非就是豪门联姻,两个出格的人做了荒唐的事,不负责的生下一个儿子。
又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人生。
摇曳的灯光下,他依然笑着。
好像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沈星梨却难过了,看他修长的手指捏着透明的玻璃杯把玩,云淡风轻的模样,她心如刀绞。
她想,虽然自己和奶奶一起生活,但如果沈永龙和曾红离婚,并且有了各自的爱人,她应该会很难过。
那可是她的家啊。无论如何他们是他的依仗。
沈星梨诚挚地握住了言嘉许的一只手,“以后这些不开心的事都会过去,你相信我,会越来越好的。”
少女认真的模样让人心颤,言嘉许反手捏了她柔若无骨的手掌一下,低声回:“好。”
“嗯。”她又笑起来。
几秒后,他拍拍她的手背松开,及时止住了这一场谈话:“好了,不提这个。我有些话想问你。”
“什么?”
“你先吃。”
很快菜上来了。
沈星梨是一个很容易被吃的东西吸引过去的人,她说来吃饭,就是真的吃饭。
边炉上来,她闷头就开始吃,言嘉许没什么胃口,只喝了点水。沈星梨要一瓶椰奶的时候,老板娘问:“还要别的饮料吗?”
“加一罐啤酒吧。”他随口道。
不一会儿,沈星梨就把肚皮吃的圆滚滚的了。依然埋头继续吃着,秉持着不能浪费的原则。
“你不吃吗?”
他摇头。
“哦。”沈星梨已经习惯了。
“吃不完就放下。”言嘉许看她吃了有一会儿了,担心她撑着了。
“还好。”沈星梨持续闷着头,其实有点饱了,但看他一副没食欲的样子,就想着自己多吃点儿,能勾起他的一点食欲......好吧,其实就是真的嘴馋。
对于小乖乖女沈星梨来说,奶奶不允许她在外面吃东西,因此饭店里的味道比家里好太多。
言嘉许也搞不懂,这个小女孩儿明明每次都吃的不少,怎么就长得那么瘦呢?个儿也不高。吃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
于是他拍拍她的小脑袋瓜,嘲笑道:“小矮子,不长个儿。”
沈星梨眼皮耷拉下来:“干嘛嘲笑我,又不是人人都能长到一米九的。我还小,说不定能长到一米七。”
“哦。”他喝着啤酒,缓声道:“你对自己挺有自信。”
“那是必须得。”所以沈星梨每顿饭都在认真的吃,绝不辜负任何食物,她说:“我还在发育嘛”
“咯咯”言嘉许忽然被呛了,拼命咳嗽。男人和女人,大人和小孩儿对同一句话的理解不一样。知道沈星梨说的一本正经,可某人听着怎么就那么不正经呢?
“我去拿纸巾。”他起身掩饰着咳嗽。
沈星梨感觉莫名其妙,盯着啤酒看。
待他离开,在收银台被老板抓住聊了会儿天。
从他们进来开始,隔壁桌的两个小姐姐就一直观察着言嘉许,等人一离开,就抓着沈星梨问:“小朋友,那是你哥哥吗?长得蛮帅的啊。”
好吧,这不是第一次了。
沈星梨抹了抹嘴巴,偷偷瞄了眼言嘉许,他专注于聊天没回头,于是挺了挺不存在的胸,大着胆子说:“就不能是男朋友么 ?”
“噼里啪啦”外面摞在一起的盘子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抖落下来,碎了满地。
沈星梨:“......”
小姐姐笑着:“你好逗,那个男生看上去二十几岁了,你么,十四五岁?你初中校服还没脱呢。”
被无情的拆穿,沈星梨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确穿着白色校服,还是不死心的纠正道:“我十六岁了!这是高中的校服,还有两年就成年了!”
两个小姐姐被她逗笑了,敷衍着她:“好好好,你已经快要成年了。”
又说:“对了,你哥哥有没有女朋友啊。我们是隔壁师大的学生,如果没有的话,想跟你哥哥认识一下,做个朋友。”
沈星梨眼皮耷拉着,闷闷地说:“我不知道,待会他来你们自己问吧。”
女孩子转过头不再搭讪。
沈星梨又看了眼自己的校服,气馁不已。
隔壁小姐姐窃窃私语,讨论着言嘉许的背影。他也就懒散的站着,手斜插在牛仔裤兜里,和店老板调笑着扯两句闲话,怎么落在人家眼里就是惊为天人了呢?
好吧,在沈星梨眼中,言嘉许的颜值是非常能打的。
她郁闷的拿了他的啤酒罐晃了晃,小声地在心底骂他:“***什么***?来吃个宵夜也不消停点儿。哼!”
言嘉许像有心理感应一般,回头看她,眼角带着笑意,沈星梨连忙把脸隐藏在杯子后面,这也太妖孽了,她受不了了。
这边儿谈着话,老板也调笑:“你妹妹挺可爱啊。”
言嘉许***切赞同:“是吧。”
老板:“我猜那对顾客是想打听你的。”
“什么意思?”
“然后被你妹妹三言两语给打发了,她对你挺霸道啊,占有欲强着呢。”
言嘉许低头失笑,道:“小孩儿而已,闹呢。”
但是嘴角的那淡淡的愉悦,一直没有隐去。
沈星梨郁闷地吃了会儿东西,随口把他剩下的半罐子啤酒全喝完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借酒浇愁么?好像没啥感觉啊。
不过,有点儿晕呢......
因此,言嘉许再回头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身体摇摇欲坠了。
沈星梨的脸蛋也红红的了,但还有点儿意识,眼睛眯着,笑嘻嘻的。言嘉许抬脚把椅子勾过来,坐在她旁边儿。
不知道她偷偷喝了酒,只道是她困了,“回去***?”他问。
“不要,还有肉没吃完呢。”某人挑了挑筷子。
得,吃货的最高境界了。
沈星梨又从滚烫的锅里挑出一块儿肥牛。
言嘉许坐在她旁边玩手机,准备等她吃完再回去。旁边的小姐姐这会儿在言嘉许面前,倒是一句话都不敢搭讪,甚至自己交流的声音都变小了。
他的邮箱里有一千多封为读取的邮件,之类的他很快点掉,有些不重要的也迅速浏览一遍,根本无需回复。倒是今天高子川给他发了一个行程表,是一月份去临市。
是参加一月份的科技展会,为期一周。
高子川在邮件里说,因为是临近过年,刘教授体谅大家,每人可带一名伙伴,费用只需自费一半即可。太高兴了!
这事儿他早就知道了。刚刚想跟沈星梨说的,也是这件事。
他看得认真,没注意某颗猕猴桃一样的小脑袋凑了过来:“你在看什么?”她问。
言嘉许收了手机,没回答。
沈星梨继续吃东西,她没什么精神,依然强撑着,“我给你讲个事情吧。”
言嘉许手撑在桌面,道:“你说。”
“我前两天看过一个科普帖子,专家说,这种用黄铜壶烧的水是不能直接喝的,会死人的,你知道为什么么?”
言嘉许不动声色,另一只手搭在她椅子上,缓缓启唇,给足了面子:“我不知道。”
她神秘兮兮的凑近他,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屏息凝神,把气氛制造的很***张,她说:“因为刚烧好的水烫嘴。”
言嘉许:“......”
配合着笑了两下。
“我讲的好笑么?”
言嘉许低下头,***了下嘴唇,隐隐的笑着,说:“好笑。”
沈星梨皱眉看他,问:“那你怎么不笑。”
言嘉许******的看到少女的眼底,黢***的,明亮的眼睛,长满了困惑和迷茫,但是很勾人。
他一字一句地回答她:“因为我不是傻子。”
沈星梨有些失望地扭头,其实已经很困了。
她眼底的不是困惑和迷茫,是困倦。
肩膀松下来。
这个小姑娘,哪怕已经困得失去意识,还不忘逗他开心。
言嘉许的心已经软得一塌糊涂。
他手依然撑在她背后,问:“你寒假回父母家吗?”
沈星梨想了会,摇摇头:“应该不回的。”今年是弟弟阿力十周岁,他们应该要去外婆家举办一个大的生日宴席,沈星梨就懒得跟去凑热了。
言嘉许说:“我一月份要去临市开会,是个科技展览,一周时间。”
“哦。”沈星梨想,是他的专业方向。
“学校里给一个名额,可以带一名家属。”
“所以呢?”
“你想去吗?”
沈星梨低头犹豫了一下,纠结道:“可我不是家属啊,能去吗?”
言嘉许说:“不是家属不能去。”
那你说个屁!沈星梨失落道:“我去不了。”
“但是你可以冒充家属。”他一本正经地说。
“我躲在你箱子里吗?”
“就问你想不想?”他微笑,“不想去就算了,我再找别人吧,这个名额不能浪费了......”
“我想,想的!”沈星梨狗腿的抱住他的手臂:“我要做你的家属!”
言嘉许:“......”
要死了,这下真的要死了。
这都教她什么话了?
但是没一会儿,沈星梨竟然趴在他肩膀上***着了,呼吸***在他鼻端。
原来,小姑娘不是困了,是喝醉了!
又他妈喝醉了!!
言嘉许也是无语了。
他抬手******她的脸,小而圆润的脸蛋,比身上有点儿肉,软乎乎的。他也只是碰了一下就松开手。沈星梨***得不安慰,因为耳朵蹭到了他的衣裳,有点儿***,嘴里呓语着:“呜呜!!”
一些奇怪的声音来。
她的耳朵薄薄的,很小巧,此刻因为喝醉了呈现出绯红,真是可爱极了。那么软软的一小团,倚靠在他肩膀上,若不是因为破了皮儿有点***,她可能***得更安慰。
言嘉许轻轻转了下她的头,让她换一个方向趴在桌子上,唤来老板娘:“阿姨,我去买个东西,麻烦帮我看下妹妹。”
老板娘本是在门口子嗑瓜子的,这下把一包瓜子抱过来,和善的笑着:“去吧去吧,我我看着呢。”
言嘉许去旁边便利店买了盒创口贴,特意选了个粉色的,hello kitty 的。
他把她抱起来,松松地搂着她半个身子,在耳朵上贴了粉色小猫。
沈星梨迷迷糊糊的,嘴里乱七八糟的说着话。言嘉许以为她在找奶奶,但是凑近了去听,发现她喊得竟然是“妈妈。”
他抱着她,晃了晃肩膀,“醒一醒,回家***了。”
沈星梨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还是不清醒。
忽然,他问:“星星,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问过你。想不想妈妈?”
沈星梨低声回着:“想的。”
又道:“但是他们不要我。”
......
没关系的,傻孩子,我会要你的。

小编点评

吃饱了吗(言嘉许沈星梨)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爱阅读,爱收藏,不爱遗忘,拒绝口水,崇尚共鸣;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