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陛下总想碰瓷我(萧涟歌傅彦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陛下总想碰瓷我(萧涟歌傅彦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最近人气很高的小说是哪部?小编为您推荐陛下总想碰瓷我(萧涟歌傅彦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它是由见荷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讲述了萧涟歌傅彦行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吧!

3

举报
下载阅读

最近人气很高的小说是哪部?小编为您推荐陛下总想碰瓷我(萧涟歌傅彦行)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它是由见荷创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讲述了萧涟歌傅彦行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欣赏吧!傅彦行是皇帝,文韬武略,天下第一,唯有一事不足——他的救命恩人萧涟歌,竟不要他以身相许。他只有借着报恩的名义千方百计投其所好,让她欢心,让她自在,让她芳心托付。

陛下总想碰瓷我小说简介

涟歌推开门,小糊涂正蜷缩着身子舔舐着怀里的小狐狸,抬头看到是她身子动了动,尖尖的耳朵竖直,眼中全是警惕和不安。涟歌站在门口,并未靠近,见屋内的水碗里还有干净的水,而中午莳萝送过来的肉也被吃的干干净净,十分满意,安抚道,“你别怕,我只是过来看看。”
她听府里的老嬷嬷讲过,刚出生的小动物不能沾染生人的气息,不然极有可能被它们的母亲丢弃或者咬死。因此除了接生那会,涟歌都没有靠近过它们,连负责喂食的莳萝也被吩咐只能远远地将吃食放在门口。
两个婢女一人提着篮子一人抱着斗篷来得很快,那斗篷是涟歌去岁穿过的,丝绒内里,很是暖和。涟歌将斗篷团成窝状铺在篮子里,小心翼翼放在角落的干柴上,避免雨水沁进来被打湿,才对小糊涂讲,“这是给你们新做的窝。”

陛下总想碰瓷我章节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注定不会平凡的夜。
静谧的内院,响起一阵敲门声。莳花睡在外间守夜,便起身去开门,见是守内院门的林妈妈,略有些奇怪,“这是怎么了?”
她有些不悦,姑娘都睡下了,怎这林妈妈还如此不识相。
林妈妈有些不安,半夜进来叨扰主子实是不该,但她也是没有办法,那男人凶神恶煞的模样让她现在还心悸不已,因道,“外院借宿的徐先生说他家主子高烧不退,想问我们姑娘讨些药。”
庄子里有外人,涟歌是和衣而眠的,也不敢睡实,听见动静起身来看,刚好把林妈妈的话听个全乎。
还没退烧?
先前莳萝回来的时候就提过那群人中有位在发烧的少年,这都大半夜过去了,再烧下去,人都要给烧坏了。
人命关天,涟歌也顾不上男女大防了,拢紧披风道,“带上我的药箱,随我去前院看看。”
涟歌和善,却是性子说一不二的主,莳花哪敢多言,去取了灯笼,在涟歌头上撑开伞,护着她往外院去。莳萝找到药箱,谨慎地关上涟歌房间的门,吩咐林妈妈,“姑娘回来之前你就在这守着,知道吗?”
林妈妈垂着脑袋,低头称是。
前院客房内灯火通明,徐立听见脚步声,瞧见一个少年打扮的小姑娘皱着眉进来了,虽稚气未脱,但眉目如画,如同未开的莲,才露尖尖角。她身后是他先前见过的紫衣丫鬟,还背着个箱子。
只一瞬间,他便明过来她的身份。
“徐先生,这是我们家姑娘,略懂些医术,听闻贵主高烧不退,放心不下过来看看。”见徐立眼带疑问,莳萝解释道,这话却说的没有底气。旁人不知道,她们两姐妹可是清楚的很,自家姑娘所谓的医术都是自己照着医书学来的,除了在这庄子里偶尔给佃户看个头疼脑热的,旁的病从未治过。理论知识虽然很丰富,但实践经验却是基本没有的。
徐立闻言眼中光彩大现。他早就遣人去城里找大夫,但今日雨下的甚大,进城有一座必经的桥,恐怕此刻已经水涨桥毁了,他派去的人且尚无音讯,大夫的影子更是没见到。此刻虽见涟歌形容尚小,但也如见神医,连忙起身让位。
床上昏迷着的少年,剑眉入鬓,长睫黑沉若羽,鼻梁俊挺,薄唇紧抿着,虽然闭着眼,却自有一股惑人的光辉,但另有一股浑然天成的冷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让这光辉变成冬夜里天山上的雪,高不可攀,触之生寒。
涟歌一向喜欢美丽的事物,此刻却无心欣赏少年的脸,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触手生热。
好烫。
“将你们主子的衣襟解开。”涟歌摸着少年的脉象,眉头紧锁,开口说道,她的声音婉转清脆,自有一股清甜柔丽之感,流安一愣,在涟歌催促和不解的眼神中。颤抖着解开少年前襟,露出他清瘦却不羸弱的胸膛来。
流安手上动作不停,心中大骇,完了,主子一向不喜女子触碰,此刻却要在这小姑娘面前坦***膛,醒来一定会杀了自己的。
涟歌不知他心中所想,红着脸观察少年的胸膛,本该白皙的肌肤变得青中带紫,摸上去热意更甚。涟歌既羞且惊,仔细感受指下脉搏的跳动,轻抬起他的下巴,果然见到一条黑色的细线从下颌处延伸到脖颈,几不可见。
万幸的是他的胸膛虽颜色骇人,却是干干净净的。
指下属于陌生男子的肌肤滑腻温热,涟歌到底是小女孩,有些害羞,匆忙收回视线,将他的衣襟拢好遮住大片风景。
“徐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公子怕是中了毒。”涟歌蹙着眉,她心中其实不敢确定,这位公子的脉象、脖子上的黑线、高烧不退等症状都与她在书上看过的一种毒一般无二,只是那本书是兄长送她的杂书,可靠程度不敢保证。
“毒?”徐立的声音忽地有些冷,“何毒?”主子身体并不弱,此刻却已昏迷半日,徐立早就怀疑他是中毒,但他们一行人对刀伤剑伤尚有应对之法,对下毒用药这类阴暗之术也有所涉猎,面对主子的情况却有些手足无措,便一直不敢确定。此刻听涟歌这样说,脑中已有概念,急切道,“姑娘既能识得此毒,可有解救之法?”
涟歌尴尬地眨眨眼,实话实说,“这种毒更为准确的叫法其实是蛊毒,只是我在一本奇书上看到的,解毒之法也在书里。”所谓奇书不过一本三流话本罢了,里头的男主便中了这种蛊毒。因为那会她正卯着性子学医,见那蛊毒从脉象到症状以及解法都写的很详细,煞有介事的样子,她便记了好久。但现在真的碰到,她又不敢保证了。
徐立一愣,追问道,“书在哪儿?”
他有些激动,动作之下露出腰间剑柄,是上好的玄铁,黑色的花纹古朴讲究,绝非一般身份的人能佩戴。涟歌心底一颤,说道,“不在这里,在我家中。”
徐立有些失望,涟歌看了看床上的美少年,咬咬牙,道,“但我有法子让他清醒过来。”说罢,吩咐莳萝打开医药箱。
涟歌给人看病的经验不多,却偷偷医治过许多小动物,这药箱是她兄长萧洵送的,里头的物品是照着濮阳城里医术最好的李大夫的医药箱配的,此刻才算第一次真正派上用场。
涟歌拿了三棱针,见徐立未曾阻止,便屏气凝神往少年双手大指间的少商***点刺出血。她没有这方面的临床经验,估摸着下手有点重了,昏迷中的少年眉头一蹙,不多时便睁开眼来。
涟歌才收完针,抬眼便撞进他黑色的眸里,仿佛化不开的冰,清冷之极,令她忍不住浑身发颤。
涟歌起身站好,徐立和流安跪倒在床前,神情激动,“主子你终于醒了。”
“她是谁?”傅彦行移开目光,面色冷凝。
徐立动了动嘴,想说话却忽然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这小姑娘的名字,有些尴尬。
涟歌微微一笑,将那莲花苞染上浅浅的粉色,更引人注目,“小女姓萧,这是我家避暑的庄子。昨日外头下雨,您的属下将您送过来避雨。”丝毫不提她将他救醒之事。
傅彦行垂下双眸,瞧了瞧自己的双手,两个大指上各有一个细微的针眼,又抬眼打量眼前的少女。瞧着十二三岁的模样,身量未足,一张小脸倒生的宜喜宜嗔,明媚可爱,像是春日里卷着芬芳未散的桃花被微风吹散,一点点柔软进心里。
她手上还拿着根针,应该就是扎自己的那根。
“你是大夫?”这是他清醒以后说的第二句话,不同于刚刚的喑哑,出声低沉悦耳,如同墨滴碎玉,且清且冷。
涟歌将针小心翼翼地放回箱里,摇摇头,“并不是,小女只是闲时无聊自己读了些医书罢了。”
傅彦行有一瞬间的愣神,但很快恢复过来,过了许久又问,“你此前给人瞧过病吗?”
涟歌刚刚刺他少商***的举动也是因为那本书上中毒的男主便是这般醒过来的,这少年清醒之后,她心中已有八分信了那本书上的解法,正提笔默写书上的解方,忽然听他这般问话,心中有一刹的紧张,狡诈道,“从前……给庄子里佃户家的小儿治过风寒。”
庄子距离濮阳有些远,周围又都是些农户,自打村里原来那位赤脚郎中过世,他儿子搬进城之后,就没有大夫了。涟歌常来这庄子上呆,偶尔会给佃户们发些药材,佃户们感谢她,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乐得让她看。
傅彦行压下心中异样的感觉,缓缓闭上眼睛,他此刻累极,不多时竟睡了过去。
徐立神色焦急,小声问涟歌,“萧姑娘,我家主子他……”
涟歌将最后一个字写完,方才道,“徐先生不用担心,你家主子只是困了,他既已清醒过来,短时间内是没有生命危险的。”说完将默写好的药方交给徐立,“这是我刚刚默写好的解毒方子,不敢保证有用,你们回去之后需得另寻杏林圣手检验。”
涟歌叫莳花去吩咐厨房煮粥,自己则亲自带着莳萝去书房取药,准备给傅彦行退烧。
“姑娘也太大胆了,若是出了岔子可如何是好,奴婢瞧着那伙人就不像好相与的。”那徐先生虽然彬彬有礼,但眼中透出来的肃杀她可是看的十分真切,惹急了他们可如何是好。
“总好过见死不救……”涟歌倒是看得开,安慰莳萝,“而且,以后大哥再也不敢说我的医术是纸上谈兵了。”
睡梦中的傅彦行:所以我真的是她的小白鼠???

陛下总想碰瓷我章节完整阅读

涟歌将药抓好交给流安,“将这药三碗水煎成一碗,给你主子喝下,两个时辰喝一次,明早就不热了。”
那蛊毒很是奇怪,蛊种在身上,诱发以后蛊虫会死,叫人寻不到根源,却会引人体温升高,血管僵化。涟歌开的是活血通络的药,等他喝下去,血脉通畅了,自然就退烧了。
流安有些惊讶,他以为这位萧姑娘会让人把药煎好了送过来,却不想她居然只拿了药包过来。
孰知在涟歌心里,她见这群人乌鸦鸦十几个,完全不需要她们老弱妇孺帮忙的样子,便很放心的打算去睡了。她折腾这许久已经困了,自觉仁至义尽,在流安的差异眼神中带着两个婢女回了房间。
“她……她……”流安有些恍然,一时有些结巴,不知该如何形容涟歌。
徐立轻笑,“这位萧姑娘挺有意思的。”他去盆里拧了湿帕子,给傅彦行擦脸,嘱咐流安去煎药,“你去煎药吧,今晚我来照顾殿下。”
涟歌这一觉睡的格外香甜,睁开眼就是辰时三刻了。莳花听见响动,端了热水进来伺候她洗漱,一边小声道,“那位公子已经醒了,徐先生遣人来问能否借个浴桶给他家公子沐浴。”小婢女声音里带着不满,庄子上简陋,也只有她家姑娘有个洗澡用的木桶,如此私密之物,岂能借给旁人用?也亏他开得了口!
涟歌敷脸的动作一顿,想起那少年光风霁月的俊脸,哼了声,“想得美。”
但到底那是她生平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病人,虽说救他算是误打误撞,但涟歌觉得自己应该好人做到底,吃过早饭便叫莳萝去传话,说愿意把上个月新制的浴盆借给他用。
她这年身形长开了些,用的浴盆便显的不够大,月前才让人做了新的,还没用过。如今倒像提前为他准备的一样。
涟歌带着莳花去书房又挑挑捡捡,选了好些药材,让徐立将药材煮沸给那位沐浴。
早间有人来传话,说回城的桥被昨日的大水冲垮,看样子他们三两天之内是走不了了,涟歌想拿少年做试验品的心思又活泛起来。
但她面上不显,在徐立差人请他为傅彦行诊脉时有些推拒,“昨夜为你们主子诊脉乃事急从权,不得已而为之,但他已然清醒,现下也无性命之忧,我再胡乱诊治,恐误他身体。”
主子金尊玉贵,如果有选择,徐立也不想这么草率请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给他看病,可庄子附近连个赤脚郎中都没有,他不得不将希望放在涟歌身上。
“只是帮我家主子诊个平安脉,请姑娘莫要推辞。”虽然昨夜涟歌说过傅彦行的毒距离真正毒发还有些时日,但徐立仍旧忧心忡忡。他一早已派人去下游疏通河道,只盼着等山洪退去,早日修桥进城。
“小女医术拙劣,你家主子身份不同寻常,实不敢随意诊治。”涟歌有些为难,自知自己医术拙劣,虽有心救人,更怕弄巧成拙坏了他的身体。左右他已经醒过来,等回濮阳寻了艺术高明的大夫,自然能真正治好他。
“出了事,徐某负责。”实则徐立是不会再让傅彦行出任何事的,就连对涟歌,他也是防备着的,只是她从未与这等厉害之人接触过,感觉不出来而已。
涟歌这才应下来。
昨日大雨,今昔艳阳,黑夜虽沉,终见朝曦。
被水洗过的天湛蓝逼人,外院种着一丛紫竹,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竹露清响,声声清脆。涟歌拎着医药箱,从竹林中穿过,听着竹叶摇曳摩擦出“沙沙”声响,像是谁扣紧了心上的弦,指尖拨弄直接升腾出莫名的紧张。
傅彦行刚由流安伺候着泡完药浴,此刻只穿着中衣靠在软塌上闭目凝神,流安恭谨地站在他背后给他擦发,听见脚步声他蓦地睁开眼睛。
那双眼波光潋滟,素净如雪,清冽得像是落在冰川之上的黑色蝴蝶,轻轻扇动翅膀,带来一场冰凉的缱绻。
入眼便见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娃从竹林中出来,幼小的身子裹在湖绿色的披风下,只余一个小脑袋露在外面,轻软的像太液池里一夜间生长出来的青莲,那么幼嫩又引人驻足,只想等她终有一日盛放出最美的花。
只一眼,他便认出来这是昨晚上那个。他昨晚没细看,现在才知道她原来这么小,还算得上是年幼。
待涟歌走近了,他也没有坐起身来,斜靠的姿势里全是闲适与恣意,软塌太短,他修长有力的腿曲着,竟叫涟歌看出几分端坐庙堂的气势来。
“主子,萧姑娘来给您诊平安脉。”徐立知道他不喜旁人靠近,只是守在屋外,没有进屋。
少年“唔”了一声,不置可否。涟歌也不指望他会跟自己打招呼,福身见了个礼,“小女见过公子。”却不由得心中腹诽,明明她才是庄子里的主人,怎么拘谨的人却是她呢?
“更衣。”少年起身往内室走去,挺拔的身影如同刚刚经过的紫竹,对身后的流安道。
涟歌心中默念“这是我的地盘这是我的地盘这是我的地盘”,走到桌边坐下。
傅彦行再出来的时候,着一身黑色长衫,墨发高束更衬的他皮肤白皙,容貌英俊,涟歌不好盯着他的脸看,胡乱扫了一眼便知礼地垂下眼帘,将视线停在他的腰间,见他行走间衣服上有暗纹流动,暗自思忖这是什么珍贵的布料。
傅彦行也在不动声色打量她,小姑娘身量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略有些瘦,肌肤如玉,轮廓分明,眉眼虽未长开但也能看出待她将来盛开之时会是会是一朵多么令人神往的娇花。她耳朵也是小巧玲珑的,一双眼睛看过来,清泉一样。
等等……她的眼睛在看什么?
顺着她的目光,傅彦行将视线停在自己腰间,面色一黑。
大胆!竟敢盯着他的腰看!这是谁家的小姑娘,这般不知羞耻!
“你在看什么?”声音有些低沉,甚至还有点被人窥探的不悦,一瞬间呵气吐冰,令人生寒。
被忽然出声的少年打断了思路,涟歌摸摸鼻子有些尴尬,“没看什么。”
傅彦行当她是做贼心虚,但想到此刻自己掩了身份,又在她的地盘上,不好斥责于她,便按捺住呵斥的冲动,快步走到她对面坐下,沉着脸将右手放在脉枕上,声音冷硬,一点也没有处于劣势的自觉,“诊脉。”
听出他的不熨,涟歌奇怪地眨眨眼睛,他怎么忽然生气了?
两人坐的有些近了。
近到傅彦行能清楚地看清她小扇子般的睫毛,眨眼的时候就像伫立在花叶间的蝶。柔顺黑亮的长发挽成马尾束在头顶,显得不伦不类。可她又实在太娇,呵气如兰,像浸了酒般的馥郁绵邈,散发着醉人的甜香。
他自小不喜欢和女子亲近,因着身份也从未有女子敢不知死活靠近他,可此刻和这女娃相对而坐,闻着她身上缱绻的味道,他居然没有半分不适。
涟歌不知他心中所想,眼观鼻,鼻观心地专心诊脉,很快便收回手。“公子的身子暂且无碍。”那蛊毒的古怪之处便是在发作初期使人高烧不退陷入昏迷,如果没有被诊出来是中毒而被当伤感高热医治的话,毒性便会慢慢进入心脉,甚至伤寒药中的最常出现的麦冬更会催发药性。涟歌按照画话本中提到的注意事项,给他开的是温经的药泡浴,故而他此刻应觉身心爽利才对。
“下一次毒发是什么时候?”傅彦行收回手。昨日种种徐立皆一字不落报给了他,蛊毒来的蹊跷,但他心中已有计较。
“十日之后。”话音刚落,涟歌便觉得空气都冷了几分,却还是硬着头皮道,“此毒古怪,中蛊之初并不会感觉到异样,但隔十日蛊虫死亡便会陷入高热,随着中毒时间越久,毒性会慢慢进入心脉,最终血液凝固……”
傅彦行眼中星河涌动,“说下去!”
涟歌哆哆嗦嗦将“不治身亡”四个字念出来,便察觉本就冰凉的气氛温度骤然下降,将她将要脱口的话凝结于口,傅彦行不耐地觑她一眼,示意她说下去。
“公子昨夜已经清醒,这次毒发算是平安度过了。”但这次过去还有下一次,若是她默下来的方子不顶用,她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机会继续寻找解毒之法。
傅彦行自然懂她的意思, “你昨夜说是在一本奇书上见过此毒,书名叫什么?”
涟歌涨红了脸色,嗫嚅到,“奇书乃高人所赠,小女答应过不能透露给旁人知晓。”高人姓萧名洵,奇书乃《江湖风波录》,但这位少年太可怕,她如果实话实说下场一定会很惨的,故而选择隐瞒。
傅彦行不疑有他,“如此你便更要将书藏好,莫再随便透露给人知晓。”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给包藏祸心之人知道了她有那样一本奇书,一定会设计掠夺。
“小女省得。”涟歌点头,一副自当如此的样子!除了伺候她的两个丫鬟还有兄长之外,无人知道她有那样的话本。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推荐的陛下总想碰瓷我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文笔特别好,喜欢平淡文字下蕴含的深层魅力,最大的乐趣是用不露声色的笔调描写世间的各种悲欢离合,值得一看!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