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 小说首页 > 都市职场 > 名侦探苛男(师婕田康祈 )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名侦探苛男(师婕田康祈 )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名侦探苛男小说全文哪里有?当红网络作者重瞳子经典创作;主角师婕田康祈的都市小说叫《名侦探苛男》;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书;

5

举报
下载阅读

名侦探苛男小说全文哪里有?当红网络作者重瞳子经典创作;主角师婕田康祈的都市小说叫《名侦探苛男》;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书;田康祈向来奉行“君子动口不动手”可当他被当成犯人,被女人按押在墙上摩擦的时候——他就想着,某些时候还是动手有效!总有一天!

名侦探苛男小说简介

①靠事实佐证的男人VS拿拳头说话的女人 ②雅痞腹黑嘴毒病娇侦探vs攻气十足貌美长腿正气警花 ③经济侦查+刑事侦查,案件涉及女主身世嘿嘿嘿……——师父常教导师婕:“武者,忌欺软怕硬,恃强凌弱;武道,以武止伐,平息干戈。”他嘴挺硬,时常言语挑衅。一日不打,上房揭瓦,她不能怕他!谁料到有一天,她再也舍不得下手……

名侦探苛男章节免费

城北是偏远的郊区,好在有高速,一个小时到了目的地。

墓地在一片小山坡上,得上台阶。

顾彦山喝的不算多,面色如常。

可能是红酒后劲上来了,他走台阶的时候,颤颤巍巍的。

田康祈连忙搭把手,扶着他慢慢地上阶梯。

“康祈,真的是有事拜托你。”

顾彦山说完,将扶着他的田康祈拂开。

他跌跌撞撞,走到一处墓碑那里停下,坐了下来。

“您说就是,不用这么客气。”田康祈满眼疑问。

顾彦山与他父亲私交很好,听说是从小长大的发小。

他也是顾彦山看着长大的,爸妈都挺忙,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两人一有空闲就想二人世界的时候,总是把他寄养在顾彦山家或者是爷爷奶奶家。

那时的顾彦山,事业还没发展成这样,如今他在江城商圈可谓有头有脸。

田康祈记得他那时经常给他讲一些刑侦破案的故事。

等到田康祈上小学,与顾彦山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只知道他一直未婚,无儿无女。

“那我要你保密呢?谁都不能说……包括你的父母……”

顾彦山抱着面前的墓碑,定定的看着田康祈。

田康祈蹲下,视线与顾彦山平齐。

他神色有些浓重,回答得毫不犹豫。

“好。”

“你都不问问我让你做什么,要是让你杀人放火呢。”

顾彦山呵呵笑,有些酣意。

田康祈淡笑:“偶尔杀一下人还挺刺激的。”

以他对顾彦山的了解,应该不至于有这样的想法。

“你还真的是一点都没变,真是三岁看到老啊,小时候怎么唬你,你都不怕的。我有时候都想着,你那心大的爹妈把你交给我照顾,也不怕我把你藏起来让他们再也找不到……”

顾彦山打开了话匣子,开始不断地说话,说到一半,突然间又顿了顿。

“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

田康祈蹙眉。

倘若是单纯地找人,顾彦山绝对不会这么大张旗鼓,让他开了一个小时车来到这里。

来的路上,几乎没有任何车辆往来。

经他观察,此处除了那个看守墓园的老人外,没有第四个人存在。

他有些好奇,什么人能让顾彦山这么谨慎。

“您要找的是?”

顾彦山讲视线投射在青色的墓碑上,目光柔和,且眷恋。

田康祈有些不明所以。

青色的墓碑也只是墓碑而已,没有任何刻字或者照片,难道是一个空墓?

这里头本来是死了的人其实没死,只是失踪了?

顾彦山与墓碑主人的关系?好像是……恋人?

那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夜色渐浓,顾彦山好似酒气散去,说话有条不紊。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她,拼命挣钱,就是为了有找她的经费,但是尝试了很多次,那些被我委托过的人,都莫名其妙失踪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可能这样……也会让你陷入危机……可当我每晚都梦到她,都是在让我救她……”

顾彦山双眼泅泪,微微泛红。

“我不会有事,您放心。”

田康祈语气笃定。

他没有丝毫畏惧,反倒是有些兴奋,每接到一个疑难案都有的兴奋。

——

师婕从浴室出来,穿着浴袍,用毛巾擦着头发。

房子里的装修整体偏暗,家具一律都是红檀木,室内有种奇异的木香味。

三室两厅,一百六十来平,两个卧室离得较远,中间的一间是书房。

小偷从大客厅穿到小客厅,好像在撒欢。

它看起来很喜欢这里,特别是两个客厅中间的,那个书房,她老爸的书房。

常年半开着,开放却神秘。

记得小时候有次,她好奇进去了一趟,后来被老爸活捉了。

她那时抵死不认。

可爸爸说了一句话,到现在她还记忆犹新,自此以后也不敢说谎,因为再圆满的谎言都会被爸爸戳破。

“出门的时候,我书房的门是45度角虚掩着的,回来了怎么变成了40度?小婕,说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后来她还特地观察了一下那个神奇的书房门,还特地拿尺子量了量。

一年365天,那扇门每天的虚掩的度数都不一样,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律。

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敞开的角度太窄,她进去必定会碰到门。

她也想过要不要先量一下进去,出来再恢复到那个角度……可她已经答应过爸爸,要做一个诚实的人,说到就要做到。

从往事中回神,小偷滋溜一下没影了。

在她阻拦了三次之后,终于逮着师婕失神的空,一头扎进了书房。

师婕大惊,立即跟了进去,把小偷给撵了出来,出来直接把门给带上了。

“小婕,你回来了?”

顾彦山坐在客厅里的木质沙发上,起身拿起茶几上的茶盏烫茶,闻了闻茶香,随后揉揉太阳。

“爸爸,您又喝酒了……”

师婕一颗心心跳到了嗓子眼。

她慢慢走近,坐在顾彦山旁边,亲昵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爸爸,我跟您说一句话您别生气。”

“爸爸怎么会生宝贝女儿的气,说吧。”

顾彦山面露温和,神情宠溺,揉了揉师婕的鬓角。

“刚刚小偷跑进了您的书房,我进去把它赶出来了,出来门给带上了,怕它又进去了。”

师婕心一横闭上眼睛,语速极快。

“小偷?这里有小偷进来?“

顾彦山拧紧眉头。

这里的安保系统是最好的……怎么会……

“没有没有……是它啦……”

师婕指着听到自己名字迅速跑过来的小偷。

她急忙拉住它的项圈,生怕它突然发狂咬到顾彦山。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以后见到这种事要躲远点,什么都没有你重要,知道吗?”

顾彦山伸出手,弹了弹小偷的鼻头,小偷立马乖顺地坐着,吐着舌头。

“警局里的?带一只在身边也不错,多少可以保护一下你。”

记忆中的女人也是喜欢狗,美丽又善良。

脑海里闪现女人的音容笑貌,顾彦山勾了勾唇。

“是暂时帮人养的。”师婕解释。

“给你找一只?训练好了送过来?”顾彦山问。

女儿从小有乖,不像其他小孩子那样,吵着要这个要那个。

越是这样,他就越愧疚,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可她什么都不要,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当警察。

上幼儿园的时候,她就有这种苗头。

可是,所有人都可以有这种念头,只有她不行!

他立即反对,以为把她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了。

她后来说想学武术,他也没多想,迅速答应了,还找了有名望但年事已高的师傅,收了她做关门弟子。

哪知道她高考悄悄改了志愿,报考了警校。

他明里暗里阻挠了四年之久,还是抵不过这丫头目标坚定。

她考警察编制,他还特地跟那些20多年没见的“熟人”打招呼,让他们在笔试面试上面动动手脚,可那老家伙依旧面目可憎。

“你从小顾到了老顾,我也老了,你知道我一直公私分明的,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小丫头各项都是第一,你不能埋没了……”

他与那人,谁也不肯妥协,最后只有折中。

让师婕进入系统,但是不让她碰有危险的案子。

没办法……这么些年,她一直没有打消这个念头……

丫头也不正面回应她放弃了,而是在跟他玩“迂回”战术……

顾彦山陷入沉思,只有真正解决了隐患,才能让她避免伤害吗?

见爸爸神色不变,师婕倒是有些惊奇。

他莫非是没听清,她刚刚进了他的禁地,在以前可是瞧都不能瞧的地方……

“爸爸,我说刚刚误闯了书房……”

“小婕。”

顾彦山凝视着师婕的眼睛,有些严肃。

“以后这里,你想进去哪里就进去哪里,爸爸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但是你要答应爸爸,一定不要以身犯险。”

“您什么意思,我不知道。”

师婕眼神闪烁,以此回避这个嘱托。

答应了就要做到,可是她不能答应。

她有心愿没有完成,不能答应……

还有,爸爸刚才的话,有点像是……临终遗言……

她本能有些抗拒。

“爸爸一直不想让你去警局,那里可以说是最危险的地方……”

顾彦山皱眉,欲言又止。

随后,他又叹了口气:“这或许是命吧,你跟她太像了,我阻止不了她,也阻止不了你……”

“她?妈妈?”

师婕问,有些期待。

果然,顾彦山又不作声了,跟从前一样。

一旦提到“她”,他就会不说话,把自己关到书房里。

与往常不同的是,小偷麻利地跟了进去。

——

顾彦山坐在书房里的玫瑰椅上,从书桌抽屉里摸出一盒万宝路,点燃一根。

他猛吸了一口,眯了眯眼,眼神狠厉,与客厅里截然不同。

脚下有毛茸茸的东西拱来拱去,他回神。

女儿带回来的这只狗仔在咬他的裤脚。

朝小偷的鼻头弹了弹,它又乖了。

“有时候觉得,当只狗挺好的……也就十来年的寿命,人生短,苦也短。”

他摸了摸小偷的脑袋,小偷乖巧地吐着舌头。

德牧是烈性犬,却温驯。

顾彦山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自嘲一笑。

“这二十来年,可不是在当一条狗么……她会怎么看我呢,她会原谅我的吧?”

比不上德牧,放在狗堆里,估计是最劣等的品种。

男人自言自语,边说边笑,笑到眼角流泪。

待香烟燃尽,他打开锁好的抽屉,从里头拿出一本牛皮日记本和一只暗红色钢笔。

他抹干眼泪,用手扇了扇眼前的烟雾。

活页日记本被层层牛皮包裹着,封面是牛皮褐色,有些老旧。

顾彦山翻到空白的一页,吸了一口气,一笔一划,开始写了下去。

行书有些潦草,些许字需要辨识,只有一排字特别清晰——

3月21日雨。

女儿很乖,我也很乖,我听了你的话,我没有在想你。

……就是,想见你……

……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顾彦山写完最后一页,窗外的月亮都升起来了。

他叹了声气,将书架后的一个隐秘的小圆盒子扭了扭,书架的某格立即陷落,里头有一个空的暗格。

他将日记本放进去,思索几秒后,又拿了出来,将纸卸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进暗格。

扭动另一处的机关后,书架又回归了正常。

他从书桌另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摞线圈纸,按进空壳封面里。

用牛皮包裹好后,他将日记本放进书桌抽屉锁上,与取出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地在震动,他看了眼来电,毫不犹豫掐断。

手机屏幕又开始闪烁,还是那个人。

他抿了抿唇,轻皱眉头:“我说过,这个时间段,不要给我打电话。”

“彦山,救……救我……”

女人气息微弱,说话有些断断续续。

顾彦山听到这声音,好似与梦里的那个人重叠,他神色慌张。

边听电话边往门外走去,着急出门。

“你在哪?”

“我在军区医院里……”

名侦探苛男整篇章节试读

顾彦山赶到医院。

找到了女人所在的地方——妇科。

走廊间人来来往往,多数是女人。

后知后觉,他有些冲动了,不该就这样跑进来。

距离女人所在的病房还有几步,他快步走了进去。

好在女人还算谨慎,是个单人间。

“怎么了?”

顾彦山见到张皙,眉毛皱了皱。

女人一脸苍白,五官精致,本来就白皙的脸上毫无血色。

她没有化妆,好像年轻了几岁,就是看着有点虚弱。

三个月不见,昔日几乎感冒都很有的女人,此时像病西施。

弱不禁风,楚楚可怜。

“彦山,你能来我很开心。”

张皙笑了笑,挣扎了一翻,想坐直,无奈实在没有力气。

右手挂着吊针,因剧烈的动作吊瓶不断晃动。

他上前,将张皙扶好。

张皙笑意更甚,苍白的脸上,爬上了些许红晕,看着气色要好了很多。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

张皙说完,将头拧向别处,用手背迅速抹了抹眼泪。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留一点位置给我,在你的心里……只要一点点就行,‘她’的十分之一,一百分之一,一点点就行……”

顾彦山拧眉,有些不悦。

类似这样的话,女人已经说过无数次,头一次谈到了“死”。

他转身想与这女人划清界限,与这些明知故问的回答划清界限,可双脚像黏在了地上,怎么都摞不动。

女人的状况,确实让他有些担心。

“七号床的家属来了没有?”

一名护士拿着检查报告,匆忙走了进来,见到顾彦山,将他拉到了门外,轻声说了一句。

“医生巡房一直没有家属,你赶紧去了解一下吧,你妻子可能情况不大好。”

顾彦山听着陌生的“妻子”两字,心情有些微妙。

张皙向窗外张望,生怕他走了。

“我等下过来。”

他安抚了一句,女人放下心来。

反而他情绪紧绷,情况不太好?

“病人38岁了,属于高龄产妇,目前已经怀孕16周,胎儿的状况良好,就是妈妈身体不太好,分娩可能有会难产的情况——”

医生是个五十来岁的女人,性格不急不躁。

“如果不要这个孩子呢?”

顾彦山打断医生的话,直接了当地问。

医生顿时变了口气,有些不耐烦。

“不要的话,以后怀孕的机会几乎为0,而且病人也有危险,之前她流产过……省妇幼已经给了她诊断,现在又到了我们医院,就是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她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为了保证孩子是安全的,她已经在医院住了两个星期了。说实话,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生或不生都有生命危险。”

长拖着也不是事,在医院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所以今天她让病人办理出院。哪知道着病人死活不肯,还说医药费给多少倍都行,她都没有办法了,只有说让家属来了才让她继续住……

“哪一个更安全一些?”顾彦山皱眉。

“这得看病人的想法了。不生的话,命保住了,但是心里有疙瘩,她现在有些初期抑郁症的症状,精神疾病也是很要命的;生的话,命可能保不住……当然,我作为医生,建议不生,这样我们医院不会有‘人命’的包袱。可是作为女人,我建议生,孕后期小心谨慎,问题也不算很大……”

顾彦山走出医生值班室,觉着心头好像又多了一块巨石。

那些计划了这么多年的事情,又要搁浅了?

他没有立即回病房,而是去医院附近买了一碗温补的鱼汤。

路经一个花店,他鬼使神差买了一束白玫瑰,又觉着不太合适,换成了红的。

她脸色不好,需要花点缀一下。

回来女人已经输液完毕,躺在床上也不休息,瞪着一双大眼睛瞧着天花板。

“下去给你买了点汤,听她们说你晚饭没有吃。”

顾彦山将花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支起床头的餐桌架,将汤和餐具摆放好。

“这个,是送给我的?”

张皙指了指桌上的玫瑰,弱弱得问,有些不可思议。

“嗯。”

顾彦山回应平淡。

在他看来,吃饭比花重要。

“把这个喝了。”

张皙闻见鱼汤的腥味,忍住腹中翻涌的感觉。

她摇摇头:“不想吃。”

顾彦山叹口气,将汤端在手上,舀起一勺,吹了吹,递到张皙嘴边。

张皙一愣,忍住呕吐感,喝了下去,愣愣得,被男人喂了一大碗。

她突然哭了起来:“你今天对我这么好,还第一次给我送花,是不是想劝我不要这个孩子?”

“没有,先喝了再说。”顾彦山说。

女人吃的太少了,还怀着孩子,得多吃一点。

张皙含着泪把鱼汤喝完了,等待男人的最终审判。

没想到,男人问了这样一句话。

“你之前流过产?”

张皙咬唇,点点头,有些委屈。

“我问你,你说你不喜欢孩子,所以……”

那个时候,他们认识一年,她才25,男人37岁。她意外怀孕了,含沙射影问男人,男人说不喜欢小孩子,她就去把孩子给流了。她哭了好久,导致现在眼睛都有点不好,风一吹就会流眼泪……

“真的想生?”

顾彦山望着这个无名无份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女人,情绪莫名。

他对她,也不是没有感情,不想眼睁睁得看着她去死。

三个月前,女人说自己怀孕了,他有些措手不及。

那时师婕正在申请调到最危险的区局,他有些心烦意乱,跟女人撂话:“有它没有我。”

没想到女人真的就这样跑了,那种失去的感觉排山倒海向他袭来。

他几乎整夜整夜失眠,每天都是做噩梦,听到有人叫“救命”,两个女人在救命,他已经分不清谁是谁。

接到她的电话,他很生气,一瞬间几乎忘掉了女人离开他已经有三个月的事实。

当女人向她求救之时,所有的一切几乎被他抛在了脑后。

她对他来讲,亲情、爱情、友情、到底哪一样多一点,他一直都无法作出准确的判断。

顾彦山看着张皙,无法跟平常看到的她挂钩。

平常她可是经常加班不休息的,每天也是招展很精神的样子,哪有这么……孱弱……

孱弱到连说一句话,都吭吭噎噎地,好似特别费力。

“我……想……很想……”

张皙边说边哭,越说越觉得委屈。

从只有中专学历,到为了追上男人的脚步。

她起早贪黑,考了注册会计师,到男人的公司做财务。

人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从小小的公司到后面越做越大,围绕在男人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

可她知道,她是他身后的女人,也是这么些年唯一的一个。

腹中的孩子好像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不停地动了起来。

她轻叫了一声。

男人立即上前,面色紧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

“宝宝他在踢我。”

张皙一脸得意,将男人的手拉了过来,放在已经显怀的肚子上。

“我偷偷去香港检查了,医生说是个男孩,小婕要有弟弟了。”

“搬去锦天吧,我找个人照顾你。”

顾彦山感受着胎动,手指微颤,随后用指腹给她擦了擦泪。

“别哭了,像个小孩子似的,小婕都没你这么爱哭。”

“去那里……那小婕不就知道我了?”

张皙有些忐忑,在师婕上小学的时候,她偷偷去看过几次,也不敢露面。

更别提告诉师婕,自己将来是她的后妈,有份无名的后妈。

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顾彦山和师婕的关系。

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分危险。

“先去南面那套房,北面的……我先跟小婕说说……“

顾彦山神色凝重,眼前的情况……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比较妥帖。

但是对于面前的女人来说,住进锦天首府更安全。

“我前几天看到小婕了,在医院,好像是在办案子。听说医院里有个刚出生的小孩子被偷了,很可怕啊,小孩的妈妈该有多伤心……要是我们的孩子出生被偷了怎么办……”

张皙说完,一脸担忧。

“不会。”

顾彦山回答,想着张皙的话。

他得找一找那些说话不算话的人了……

——

“啊啊啊啊啊,天呐,你居然金屋藏‘娇’!”

大清早,师婕去局里上班,趁着空闲时间吧微信上的红点都点掉。

梁雨昕发来一段语音,她点开,差点一个手抖手机落地。

师婕向来不喜欢微信聊天,那样信息沟通不通畅,她直接一个电话给拨了过去。

“你说什么金屋藏‘娇’呢?就算藏,也不是只能藏你么?”

“哎……你不够意思哈,前几天我说跟麟佳同居,你一脸鄙视。现在,你这算是双标吗?”

梁雨昕被师婕的电话吵醒,有些微微的烦躁。

“你说师田康祈?他啊……我们旁边那栋楼死了人,我不太敢住那里了,就找了个‘瘟神’镇镇鬼……”

师婕还没说完,对方就挂断了。

她打了过去,又被挂断了。

这么多年,真是一点都没变,听不得“鬼”这个字,一提就给你翻脸……

真是怕鬼怕的要死!

微信的提示音响了,她点开语音。

“友尽三分钟!”

师婕笑了笑,还有两分钟她就要出门查案了。

那个被偷走的小孩一天没有音讯,她一天都不安心。

薛晶晶跟她打电话,说有怀疑的对象,她得去瞧瞧。

她是剖宫产,现在还住在医院里。

待师婕进去,她让一行人都出去,有些神秘兮兮。

“我之前没有跟你说,我老公外头有养一个小三!我去找她,她躲着我,但是她居然跑去找我公公?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让我公公婆婆接受她,然后让我老公和我离婚?”

师婕没有做声,只是听她在讲。

今天的她,好像比之前话多了好多。

“我怀疑她说服我公公婆婆不成,怀恨在心,见我生孩子,就把孩子偷去,以此来要挟我。”

薛晶晶眼睛冒着光,好似已经被自己的言辞说服。

“那你觉得,孩子是她本人出手偷的?”师婕问。

“应该不是,那女人来路不太正经,好像各路人都认识一些,说不定拜托了些什么鸡鸣狗盗的人,不然那人也不敢在医院犯案。医院这么多人和摄像头,生手做不来之能是惯犯。”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那个女人偷的孩子。”师婕追问。

“我是……直觉……”

薛晶晶垂眼,她没有实际证据。

“她曾今对我说,看不起我。如果她是我,她会让出轨的男人滚地远远地。那个时候,我还没怀孕……她还说,即使我怀孕了,也不会有好结果,就看我的选择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两人还没有结婚?

薛晶晶居然在知道男人跟一个妓/女关系匪浅的情况下,还跟这个男人有了孩子,最后还结婚了?

“这句话我有录音。”

薛晶晶思前想后,也就只有这么个证据。

师婕听完,抿了抿唇。

这段录音,没有实际的作用。

证据?谈不上。

恐吓?也构不成实际的指正。

女人好像懂法,游走在法律边缘。

“你还记得她的其他事吗?一些小细节动作,你奇怪的地方之类的。”

师婕继续问。

“什么奇怪的地方……”

薛晶晶敲了敲脑袋,,试图回忆。

“我记起来一点,她一只手好像五个手指都戴着戒指,玫瑰金色,卡在手指的第二节关节那里。”

师婕连忙记下。

“还有右手中指,有一个挺大的钻石戒指……其他的,好像没有了……”

手指上有戒指……

师婕记得,死者遗物里面没有这些东西……

难道是被奸/杀,然后偷窃?

师婕田康祈小说

小说名侦探苛男(师婕田康祈 )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章节就到这里了,最多最精彩的免费小说就在本站哦!读一本你喜爱的书就是一段最难忘的人生奇遇,也是嘴边一段喜爱的小曲。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