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 小说首页 > 豪门总裁 > 男神彻底栽了(苏亦陆缄小说)全章节导读
男神彻底栽了(苏亦陆缄小说)全章节导读

葡京娱乐官方网站

男神彻底栽了主要讲述了苏亦陆缄的成长经历:这个时间实在太晚,医院早过了探视时间,苏亦决定先回家。十二月的X市比帝都湿润温暖,一下飞机就能感觉到。陆缄羽绒服的拉链敞开着,他把苏亦的双肩包包带并在一起........

3

举报
下载阅读

男神彻底栽了主要讲述了苏亦陆缄的成长经历:这个时间实在太晚,医院早过了探视时间,苏亦决定先回家。十二月的X市比帝都湿润温暖,一下飞机就能感觉到。陆缄羽绒服的拉链敞开着,他把苏亦的双肩包包带并在一起............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兴趣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男神彻底栽了(苏亦陆缄小说)完整版全章节在线阅读导读。

男神彻底栽了全文小说简介

苏亦连连摇头:“那怎么行?我家里没有人,你睡我的房间就好。刚在飞机上我看你都没怎么吃东西,一会儿到家我给你煮点面条。”
苏家因为只有两人住,并不大,只有八十多平,但装修得很温馨。
苏亦找了新的毛巾、浴巾和牙膏牙刷出来,递给他,“你先去洗洗吧,我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我不饿。”
苏亦抿了抿唇,垂眼道:“没事,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
“那行,谢谢。”
苏亦在冰箱里找了把青菜,又在冷冻室里找到了馄饨和鸡汤,她煮了碗鸡汤云吞面,还卧了一只荷包蛋在最上面。
陆缄洗得很快,苏亦把饭做好,他恰好从浴室出来。在飞机场候机的时候,他买了身运动服当睡衣。
“快吃吧。这是我妈妈拿手的馄饨,你尝尝。”苏亦递了筷子过去,自己也去洗澡。
陆缄其实是个很挑嘴的人,但没想到馄饨皮薄馅大,香味浓郁,味道很好,他连汤带面全吃了个干净。
摆女士不会做饭,他从小到大从大食堂到五星级饭店都吃过,但就是没吃过自己老妈做的家常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就是别人家的妈妈啊。
吃完,他给陆言打电话:“我今天飞X市,大概两三天才回去,你照顾一下三胖。”
陆言那边很吵,背景音很是嘈杂,大概是在酒吧、KTV一类的娱乐场所。
“X市?你去干什么?你一个人,还是和朋友一起?”
陆缄没多解释,只说了句:“不是一个人。”
陆言快好奇死了,连珠炮似地问:“和谁一起?“、”男的女的?”、 “嗷,是女的,对不对?”
“我挂了。”
陆言毫不在意,他飞快地发了个微信:【回来通知我,我去接机。】
凭借他多年浪迹情场的经验,他哥这回绝对有猫腻,他一定要围观一下。
南方冬天湿冷,苏亦怕陆缄不习惯,不仅开了空调,还给他铺了条电热毯。
“你以为我是老爷爷吗?”陆缄有些无语。
苏亦换了身鹅黄色的珊瑚绒家居服,头发用干发帽包着,衬得一张鹅蛋脸特别小。陆缄觉得,大概也就真的只有他巴掌那么大吧。
她从衣柜里抱出枕头、被子,一边给他铺床,一边道:“半夜会越睡越冷的。我小时候那会儿没空调,睡一晚上被子都暖不过来,整个人就像手机开启了震动模式。”
因为刚刚出浴,她裸.露在外几乎可以掐出水来的嫩白皮肤上,有一抹淡淡的嫣色。
陆缄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他别开视线,环视着屋子。据他目测,这个房间也就十三四平的样子。靠墙的位置是张单人床,对面是写字桌,进门的那面是衣柜。
和他房间的清冷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目之所及之处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书桌上用颜色鲜艳的花盆装着的多肉植物,床上一只胖而肥的薰衣草小熊,照片墙上摆着苏亦的单人照以及和妈妈的合照,每一张都笑得很开心。
他人生第一次进到女生的卧室,第一次躺在粉紫色带蕾丝边的床单上睡觉,这体验也是很新奇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只是蒙蒙亮,苏亦就起来了。她拉开窗帘,发现外面下雪了。
自从在帝都见识了真正的鹅毛大雪之后,苏亦已经对这种搓盐粒似的下雪无感了。
她昨天看到冰箱里有两只冷冻的乌鸡,就想着早上起来煲个汤。
陆缄并没比她起多晚,从卧室出来,就听见厨房里的声响。
饮食男女,厨房绝对是一个家最有烟火气的地方。苏家的厨房不大,但比起他家那个空荡荡冷清清的厨房来说,更有烟火味。
他看到苏亦正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察觉到他的脚步声,苏亦回眸浅笑:“你怎么起这么早,是认床吗?你先坐,早饭已经好了。”
说着她关了火,盛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粥,陆缄看了看她眼睛下方的青色,什么也没问,只将粥碗接过去,放到了餐桌上。
苏亦给自己也盛了一碗,然后将切好的乌鸡装了一盘过来。
陆缄尝了一口粥,没想到味道意外地好:“这是用鸡汤煮的?你厨艺不错。”
苏亦嗯了一声,有些自豪地说:“我妈工作忙,我从九岁起就自己做饭。满汉全席我不行,但家常小菜是手到擒来,怎么样,很好吃吧?”
陆缄点头,很捧场地将粥都吃光了,还有点意犹未尽。
吃完早饭,苏亦找了保温桶,将鸡肉和鸡汤分开来,装地满满当当。她已经联系了章叔叔,知道周晚秋住在市第一人民医院。
她看着站在玄关处,已经穿好外衣的陆缄,楞了一下,脱口而出,“你要去哪儿?”
陆缄收起手机,从她手里接过保温桶:“送你去医院,我不能白吃饭啊。”
苏亦:“……”
两人一起搭车到了医院,在住院楼门口,陆缄就停下了,将保温桶递还给她,“你自己上去吧。”
苏亦连忙将家里的钥匙给他,“你记得路吧,你回去再休息会儿。”
陆缄推开钥匙,“我没来过X市,正好到处转转。”
“那也行,老城区的解放路上有步行街,有不少我们这里的传统特色,还有……”
“你快去看你妈妈吧。”陆缄打断了她,朝她晃了晃手机:“我自己会上网找。”
苏亦想想也是,挥手和他再见。
周晚秋住的是单人间。
苏亦在门口碰到了出来打水的章志国。他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皮肤微黑,目光平和。见到苏亦,脸上露出笑容:“你妈妈在里头呢,她已经好多了。”
苏亦点头,说:“章叔叔,我给你们煲了鸡汤。”

男神彻底栽了全文试读章节之第八十一章

她有些担心。
她的爸爸苏旭东是消防队员,二十五岁时在一次救火任务中光荣牺牲,当时周晚秋已经快要临产。
苏旭东是家里的小儿子。老话说,爷娘爱幺儿,这话在她奶奶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当年苏旭东和周晚秋是自由恋爱,并没有按父母的意思娶家里相中的姑娘。所以不管周晚秋做什么,苏母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婆媳关系一直颇为紧张。
而苏旭东的早逝,苏亦的出生,都让苏母对周晚秋的厌恶达到了顶点。她认定周晚秋是个扫把星——她一进门,活蹦乱跳的儿子就出事了;生下来的还是个女儿,苏旭东这一脉就彻底断了香火。
所以,这些年,她对周晚秋母女不管不问,而且有事没事,只要心里不爽,就找上门来闹一通。
今天是苏旭东的忌日,按惯例苏母必定是要来家里闹一闹的。
“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手机响了七八下,还是没人接。
苏亦有些燥,索性背了书包出门。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坐在路边石凳上又打了几通电话。
可是周晚秋的手机始终没人接。
苏亦想着如果再过一会儿还打不通,她就打电话找小姨妈问问。她起身要离开,却忘了石凳前面还有一级台阶,一脚踏空,身子立刻朝一边歪去,眼看着她就要脸朝下着地,忽而手臂被人抓住往后一带,她后退着撞进一个坚硬的怀抱。
接着脑袋顶上有个声音响起:“你干什么呢?!走路不看路。”
同时,一股熟悉的淡淡的竹木香充盈在鼻端。
是陆缄。
苏亦靠在他怀里,下意识拍了拍小胸脯,回头看他:“谢谢,否则我这张脸要变铁饼了……”
陆缄被她气笑了,曲起食指在她额头轻轻敲了敲。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是妈妈专用的来电音乐,苏亦几乎是一瞬间就按了接听。
“妈,你干嘛去了,也不接电话,我担心死了。”
“苏亦,我是章叔叔,你妈妈现在在医院。”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中年男人的声音。
苏亦的脑袋“嗡”的一下,眼前突然黑了一下。她听见自己哑着嗓子问,“我妈她怎么了?”
“她今早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已经做了检查,说是脑震荡和脚腕软组织挫伤,你不要太担心,现在情况还算稳定。”
怎么能不担心?!
苏亦立刻说:“我现在就去机场。”
“不用,你妈妈说不让你回来。有我照顾她,你放心。”
苏亦咬了咬唇,轻轻应了声好:“章叔叔,麻烦你了,谢谢。”
苏亦站在一棵银杏树下,她低着头耷着肩,小小的一只。巴掌大的小脸上褪去了往日的晕红,只余苍白。
“你想回去看你妈妈?”陆缄柔声问。他在她身边将那通电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苏亦仰头,俊美异常的男生站在金色的阳光里,轮廓半明半暗,表情认真的面容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内敛和沉稳。
她点点头,飞快地说了句:“学长,我有事,先走了。”也不等他回应,便朝宿舍跑去。
苏亦一口气跑上楼,“咣当”一声,一把推开寝室的门。
柳明月和欧阳美美一坐一躺,闻声齐齐回头看她。
柳明月用手拍了拍胸口:“***,你吓死我了。”
苏亦关上门,一边喘气说对不起,一边爬上床,收拾东西。
欧阳美美奇怪道:“苏亦,你怎么了,这么冷的天跑出来一身汗。”
“我妈妈住院了,我要回家看看。”
“阿姨怎么了,得了什么病?”
“严不严重啊?”
柳明月和欧阳美美齐声问道,苏亦摇了摇头:“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我放心不下,要回去看看。”
“那你爸爸呢?”欧阳美美下意识地问。
苏亦收拾东西的手一顿,“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我和妈妈相依为命长大的。”
柳明月朝欧阳美美使眼色,示意她不要再问了,“苏亦,你别着急,阿姨肯定不会有事的。你回去几天,给辅导员请假了没有?身份证带了吗?你的钱够不够买机票?”
“请过假了,我有钱,谢谢你。”苏亦已经收拾出一个双肩包。
欧阳美美也说:“那你路上小心,别急啊。有什么能帮忙的,千万别客气。”
苏亦点点头,“谢谢,我先走了,回来见。”
她跑出宿舍楼,就见陆缄站在路边。
“收拾好了?身份证带了?”他问。
苏亦点头。
“那走吧。”说着,陆缄已走在前面。
苏亦愣住:“啊,去哪?”
“去机场。”陆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送你。”
“不用,不用,我已经叫车了。”苏亦连忙说。
陆缄觑她一眼:“你不知道网约车最近出了好多事吗?”
“可现在是白天,应该没问题吧。”
陆缄懒得听她解释,拉起她的手腕,就往外走。
苏亦盯着自己手腕上那只修长的手,迟钝地迈开步子。
坐上车,陆缄就没再说话。
VIP候机室内放着舒缓的音乐,间或有中英文交替的广播在耳边响起。
陆缄递给她一瓶水,神色平静地看着呆头呆脑的苏亦道:“怎么傻了?”
苏亦看着他,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压根也没想到,陆缄这一送,就直接送到了候机室。
“你也去X市吗?”
陆缄不答反问:“我们不是朋友吗?你家里出了事,你又是女孩子,来回奔波几千公里不安全。”
苏亦:“……”
她歪着头,看向身边的男生。他向后靠着座位,双臂环胸,阖眼假寐,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洒了半圈淡淡的黑影。
她觉得陆缄这个人吧,属于典型的面冷心热。表面看着很高冷不爱说话,也不爱搭理人,可一旦把你当朋友了,就会一心一意地为朋友付出。而且从为人处世的细节可以看出他教养很好。他没有八卦地问章叔叔是谁,她爸爸怎么不在……他感觉到她不想解释,就体贴地什么也不问。
苏亦心中温暖,真挚地说:“陆缄,谢谢你。”
陆缄睁开眼,清冷深邃的双眸里有浅浅的柔和,他“嗯”了一声,又重新阖眼。
今天是周末,他们只买到了晚上六点五十的机票,还是商务舱。苏亦从微信上给陆缄转了机票钱,陆缄看了看手机,没有收。
苏亦戳了戳他的胳膊:“你陪我回去,怎么能让你自己搭机票钱?再说,我有钱的。”
陆缄哼笑一声,揉了揉她的脑袋:“行了,不用计较这些,回学校请我吃饭吧。对了,上次你做的蛋糕味道不错。”

男神彻底栽了完整版试读章节之第七十六章

柳明月一边挑娃娃,一边向她报告论坛上的最新消息:“苏亦,那个吴朗被人挂了。有人建了个‘吴渣男去死’的帖子,你猜怎么着,楼里已经有二十多个女生发了吴渣男和她们聊骚的记录。他最多一晚上能和四、五个人同时撩骚,真真是渣男中的战斗机了。”
苏亦听了撇撇嘴:“这年头怎么大家眼神都不好?!”
“这下他可是名声扫地了。哎,对了,你抓娃娃这么厉害啊,哪天带我玩呗。听说三里屯有家特火的店,连大门都是娃娃做的,我们一起去把人家搞破产。”
苏亦摇头:“我不行,这全是陆缄抓的。”
“哇!”柳明月夸张地叫了一声:“长得帅身材好学习优秀还会抓娃娃,这样的男生你还不追?”
苏亦幽幽地叹了口气:“你不懂。”
人家和我们一样,都喜欢男人!
*周末两天假期匆匆而过,接下来又是崭新的一周。
这周四的晚上手工社有活动,主题是自制纸杯蛋糕。
“因为没有烤箱,所以蛋糕体是在西点店提前订好的。我们今天只要做奶油裱花就行了。动物奶油比较健康,不过容易化,因此今天咱们就挑战一下意式奶油霜。只要奶油霜做成功了,裱花就成了一半。在这里,我先代表大家特别感谢几位提供电磁炉等工具和器皿的同学。”
李欣茹说着,将食材分发给下去。
因为电磁炉、打蛋器有限,大家就七八个人一组,一起来做。
苏亦小心地将做好的奶油霜用抹刀抹在蛋糕体上。她正做着,忽听同组的一个女生有些不满地催促道:“你快点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要做,别人还等着呢。”
苏亦抬眸,看了眼那女生。只见她坐在对面,扬着下巴,一脸不爽地看她。
苏亦没说什么,抿着唇,尽量快速地铺完奶油霜。
女生翻了个白眼,嗤笑一声,拿起抹刀。
苏亦做的是玫瑰花,颜色她选了比较小清新的浅浅的黄色、绿色、粉色。裱完花瓣,立即把蛋糕放到室外天然冰箱,让它定型。
第一次自己动手做蛋糕,大家虽手忙脚乱,却也开心不已,满满的成就感。
结束后,李欣茹点了几个人留下来打扫活动室,苏亦也在其中。柳明月和她说了一声,就带着蛋糕迫不及待地去找胡一凡了。
打扫完,苏亦先去了趟洗手间。待走到电梯拐角处,听到有人讲话。
一个女生说:“不知道陆缄看上她哪一点,真是眼瞎。”
另一个女生说:“她长得挺纯的,直男不都挺吃那一挂的。”
苏亦的脚步慢慢停下。
“单纯?入学几个月,就搭上校草?不会撒娇不会发骚,陆缄能看上她?狐狸精、不要脸!”
最后一个词说完,女生似乎觉得很解气,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恶意。
苏亦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为狐狸精代言了。她听出来了,说话的正是今天活动时,嫌她用抹刀慢的那个女生。
这时,电梯来了,两人进去。电梯门缓缓闭合,突然一只素白小手轻轻一挡,门重新打开。
苏亦走了进来,站在两人面前淡淡地看着她们。
两个女生看到她吓了一跳。尽管刚才说得很起劲,但是被正主听到自己在背后说人坏话,还是很尴尬的。
本来以为这就很尴尬了,不想电梯门再次打开,陆缄两手抄着兜走了进来。
电梯终于缓缓下行。亮白的灯光自上而下洒在他脸上,本就精致深邃的五官更显惊艳。
两个女生脊背僵硬,悄悄打量他,不确定他有没有听到她们之前的谈话。
苏亦大大方方地和陆缄打招呼:“学长也还没走?”
陆缄点点头,嗯了一声,说:“今天有事耽搁了。”
下到二层时,苏亦突然说:“我妈妈从小就教育我,不要以貌取人,表里如一的美才是真的美。看了两位学姐,我才终于明白什么是相由心生。”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目光扫过她们的脸,“如果心里丑,外表自然也美不了。”
说完,随着“叮”地一声,她目不斜视先出了电梯。
两个女生脸色都不太好。
陆缄最后才走出电梯,他人高腿长,几步就超过了她们。擦身而过时,他轻飘飘地说了句:“我觉得她说得对。”
他表情寡淡,可说出来的话却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两个女生羞窘至极。
陆缄迈着大长腿,追上了前面的苏亦。他觑着她的面色,不知如何开口。他并不太擅长安慰人,尤其是女生。
“对不起。”他说。
苏亦诧异地抬头,“学长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刚才,我都听到了。不管怎么说,女生的名声很重要。”
苏亦笑了,“说不生气是假的,但是我绝对没有生你的气。”
陆缄觉得她有种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坦荡,和她在一起非常舒适。
苏亦来到超市,走到冰柜前,伸手去拿仅剩的一盒酸奶。
再一次,酸奶又被人快一步拿走了。
多么熟悉的场景。
“你怎么总抢我的?”苏亦气乎乎地瞪眼。
她没多想,一手按在陆缄肩膀上,跳着脚去抢酸奶。奈何陆缄长手长脚,微微抬高手臂,就让她抢了个空。
“你、你、你幼稚。”够了几下没够着,苏亦郁闷地要死。却没察觉这一夺二抢的,她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他身上。
原本只想逗逗她。
可少女的身上带着清新自然的馨香,很淡却很霸道地钻进他的心底。黑亮丰盈的发丝散发着朦胧的玫瑰芬芳,软软地蹭在他颈侧,蹭得他心跳都失了原有的频率。
陆缄收回手,长而卷的睫毛微不可察地轻轻抖了一下。他将酸奶塞进她手里:“给你,多喝一点,你还要长身体。”
苏亦哼了一声,交完钱拿着吸管戳破了酸奶盒,低头吸了一大口。有几缕柔软顺滑的发丝越过她白生生的耳朵滑下来,贴着她的颊边。甚至有一缕调皮地在她唇边晃动,陆缄抿了抿嘴,垂下眼睛,压下了想帮她把头发拢到耳后的冲动。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陆缄送她回宿舍,问道。
“今天手工课上做的纸杯蛋糕。” 苏亦和他显摆:“这是我第一次做呢,很好看吧。”
“我明天要参加围棋联赛的第一场比赛,对手是M大。”陆缄说。
市大学生围棋联赛在这个月正式开赛,一直会持续到来年五月结束,一共有30所高校的25支代表队展开角逐。
苏亦虽然不会下棋,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时不时能从旁人的嘴里听到关于比赛的消息。
联赛的参赛队伍分为甲乙丙三组,主客场循环制,每轮比赛上场队员为四名,设主将一名。若有女生棋手获胜,可额外增加一个积分。
相比较Y大连年在甲级的保级边缘试探,老邻居M大则是曾经有五次闯进前三甲的真正的传统强队。
第一个对手就是M大?看来Y大围棋队明天凶多吉少啊!
心里这么想,苏亦还是朝他握拳做了手势:“加油,加油。”
陆缄轻笑,手指一动,将她手里的蛋糕盒子接了过去:“谢谢。”
苏亦:“……”
陆缄愉快地和苏亦在女生宿舍楼前告别,拎着蛋糕回了宿舍。
“咦?又被表白了?这个妹纸功课做得不行啊,连你不爱吃奶油蛋糕都不知道?”蒋延凑上来,“你肯定不吃吧,正好我有点饿。”
陆缄一把将他推开。
“你不是不吃吗,别浪费!”
“现在想吃了。”他睫毛微微颤了颤,低眸看向手中的蛋糕。
蒋延神色古怪地打量他。
“你在谈恋爱吗?”蒋延突然说。
陆缄一愣,下意识地否认:“没有。”
蒋延把镜子塞到他脸前:“看看,看看,笑得满脸菊花,还说没有?从前你的生活是吃饭睡觉上自习,现在已经变成了吃饭睡觉***纸。”
陆缄:“……”
第二天下午,陆缄收到了苏亦的鼓励信息:【加油!以棋会友,友谊第一,组团去客场蹭饭第二,比赛第三!】
陆缄:【╭(╯^╰)╮你就等着给我喊666吧。】
正式比赛人数虽为四人,但Y大还是派出了庞大的八人参赛队伍。
队员里只有两个女生,邹羽娴也在其中。
两个学校相距很近,女生在前,男生在后,就那么溜达溜达地走了过去。
M大围棋队热情地迎接了他们。按照往年战绩,M大以为会把老邻居Y大按在地上摩擦,所以笑得自信而高调。
甚至M大记者社的同学已经把“开门红”的帖子都准备好了,就等最后配图上传。
孰料,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最后M大以三分之差输了比赛。
比赛结束后,Y大围棋队极度兴奋,围棋社社长兼队长贺铭自掏腰包请大家到美食街聚餐。
“今天简直大快人心,咱们Y大终于一雪前耻扬眉吐气了。他们今年真的不行,太垃圾了。不是我说,老孟那个脸拉得老长,跟长白山似的,也太没风度了,哈哈哈哈。”蒋延搭着陆缄的肩膀,嘚啵嘚啵个不停。
陆缄夹了一块排骨塞进他嘴里:“差不多行了,这只是开始。”
贺铭举杯:“陆缄说得对,我们要胜不骄败不馁,知难而进,迎难而上,争取创造辉煌。来来,大家干一杯。”
陆缄喝了一口酒,随意地靠在卡座的沙发上。
微信的提示音响起,他垂眸看手机。
苏亦:【666】
这边,贺铭又说:“我们的邹学妹简直就是围棋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今天的快棋表现太棒了。来来,我敬你一杯。”
邹羽娴大大方方地端着酒喝了。
她就坐在陆缄旁边,因为卡座位置有限,大家都挨得很紧密,邹羽娴的腿轻轻贴到了陆缄。
陆缄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挪。

小编推荐

男神彻底栽了,笔下人物生动活泼,作者文笔有灵有爱, 让人观之便有种跟随女主身临其境被宠的愉悦!总之,此文称得上精品!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